吴湖帆特展第二期明天开始 沪台同展董其昌双胞

作者: 艺术  发布:2019-07-20

谢稚柳弟子劳继雄著《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因书中多有失记或误记鉴定专家之结论与观点,徐邦达、启功弟子王连起评之曰:“这本书只能按字面解释:它不是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鉴定专家意见的鉴定实录,而是作者本人对中国古书画的鉴定实录!”

  王 穀祥《群英图》卷则为吴湖帆夫人潘静淑生前“绝笔”绘画作品的临摹母本。潘静淑、吴湖帆《临王穀祥群英图》卷正可参见苏州博物馆举办中的“绝妙好辞”特 展,以期加强联动。据介绍,《群英图》卷原系吴湖帆弟子徐邦达藏品。1938年,值吴湖帆妻潘静淑习作花卉,徐氏携至,夫人见而爱之,遂归梅景书屋。 1939年春,潘夫人始摹写是卷,曾对吴湖帆言“卷至长,恐无力尽其能事”,一语成谶,夫人临摹至“红芙蕖”一段而逝。吴忍痛续完,称“此静淑绝笔也” (苏州博物馆藏)。并感念弟子尊师情谊,亦免睹物伤怀,遂重归徐氏。

王世杰所藏苏东坡《寒食帖》,一九七○年六月,方闻托古董商张鼎臣愿以十五万美金购买。旅日古董商程琦托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长谭旦冏,愿以五万美金购买,但皆为王氏断然拒绝。一九七三年,又有人出价十万美金求购,王告之无意出售,并云任何价款均不予考虑。王世杰于一九四八年托人向日本藏家拟购《寒食帖》,最终于一九五○年以三千五百美金购得,当时约值百两黄金。

太阳成集团 1董其昌《北山荷锄图轴》

王世杰评论吴昌硕:“吴氏于书法及篆书功夫或颇深,其画以花卉著称,似无深功,不足以传。”其曾评张善孖、张大千有云:“善孖以画虎得名,其人热心公益;其弟大千画艺较高,其为人则不逮乃兄远甚。”又云:“大千收藏甚富,鉴赏亦精。惟间不免蹈前人徇情之习,为朋友作不实之题语耳。”

太阳成集团 2元代钱选《山居图》

传梁武帝萧衍草书《异趣帖》,乾隆内府旧藏。民国年间流出宫外,后为著名鉴藏家完颜景贤(号朴孙)购得,遂名其斋曰“异趣萧斋”。此帖中有“爱业愈深,一念修怨,永堕异趣”之语,故启功哂云:“其语乃沉沦恶道之义。景氏得帖,遂以名其斋,亦见其不学也。”

  凌利中介绍,此次是为了配合举办中的’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台北故宫博物院’妙合神离——董其昌书画特展’,满足业内外观众的研究比对需要,特将本幅画幅完整呈现。两岸同展,学术联动,“尤其两张画同时展出或算是千载难逢。”

著名报人金雄白(晚年笔名朱子家)曾云:“炼师娘(周炼霞)不能不说有些才气,书画诗词皆有相当造诣,姿容也在女作家中最为艳丽。她在一首词中写出过‘但使两心相照,无灯无月何妨’的名句,与苏青把《论语》中‘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改了一个标点,变成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同样为人激赏,蕙质兰心,真所谓妙手偶得之。”

  为配合本次“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上海博物馆书法馆特意增加董其昌《烟江叠嶂图卷》,加上原陈列的董其昌《行书寄陈继儒诗》卷也因吴湖帆为钱镜塘题跋鉴定之物,亦保留。故书法馆计2件董其昌书画作品。

吴湖帆弟子董慕节,浙江绍兴人。原名沈均辉,母早亡,父续娶,家不和,从母姓。一九四八年因投资经营失败,拜“铁板数”名家汪怀节为师,学八字算命之术,后挂牌于南京西路大观园游乐场内。约一九五二年,经刘海粟介绍为吴湖帆算命,董氏所批第一句即为“长男死于非命”(长子吴孟欧死于非命),而其他细枝末节均符。吴湖帆大为惊叹,遂逢人扬揄,董旋即拜吴为师,研学书画。一九五九年,董离沪赴香港定居,成为“铁板数”大师,财源如潮。

  据 钟银兰在其论文中介绍,“台版”董其昌《烟江叠嶂图》为清初高士奇故物,后幅有高氏三次题记,并钤有“江村秘玩”、“花原草堂”印,清乾隆时入内府,画幅 上有乾隆八玺和“嘉庆御览之宝”等印。《江村书画目》、《石渠宝笈续编》等录。“上本”为清咸丰间沈树镛收藏,后幅有沈树镛题跋,钤有“宝董室珍藏印”、 “树镛审定”印,“通州李韻湖藏”朱文长方印、“庞莱臣珍赏印”、“虚斋审定”等印。

章太炎书法上款,往往只写“某某属”或“某某属书”,绝不写“仁兄”或“先生”,故令付润求书者颇为不爽。且书法多为小篆,而附庸风雅之富商巨公皆不识,故卖字生涯清淡。如求写寿序或墓志铭,则索价每件百两银子。凡书法落款只署“章炳麟”或“馀杭章炳麟”,而不书“章太炎”。

  凌 利中认为, “上博卷是董其昌自题《烟江叠嶂图》,绢本水墨,作于万历三十二年(1604),时年五十岁,十年后六十岁再题。是卷笔致蕴藉、线条腴润,为其处于兼容参 合古代各家笔意、个人书风形成早期的典型书作,与北京故宫题陆机《平复帖》(五十岁)等一致,和台北故宫《临钟王帖》册(五十四岁)稍相先后。”

海上书画装裱高手刘定之,设装池店于马霍路(今黄陂北路)。一般书画装裱在店堂中,较好之名人书画在店之后房装裱,而珍贵之古书画在楼上内室装裱,且禁止外人进入,因物主对此有特别要求。如是名迹修复,须以银圆或黄金计价,不收纸币。

太阳成集团 3董其昌山水扇面

(作者系书画鉴赏家)

太阳成集团 4董其昌册页

李劲字况松,湖南衡阳人,同盟会早期会员,南社社员,曾留学日本,后从政,擅诗词书画及鉴赏。一九二九年冬,游南京夫子庙,拟撰书一联刻悬夫子庙内,联曰:“王孙似可留,驻马衔杯,无情最是台城柳;夫子何为者,伤麟怨道,隔江犹唱后庭花。”诗人、学者卢冀野闻之后,认为此联太煞风景,当不可用。

  钟银兰通过对比“上本”和“台本”在绘画、书法的线条和用墨方面差别,认为“上本”与董其昌传世真迹的笔法性格完全一致,而“台本”的董书题跋,“尽管在形质上很相似,但笔力滞弱,运笔迟钝,横画笔姿平板;掠之长撇,软弱无力,特别是捺笔,生硬不自然,没有骨力。”

上海沦陷时期,吴湖帆曾举办个人画展,全部展品均被抢购一空,唯独一幅青绿大轴《巉岩云瀑图》,因标价五万元以致无人问津。周佛海听说之后,遂托朱朴(后改名朱省斋)代为购下。当年之五万元,约合黄金一百六七十两,可谓“天价”。吴湖帆遂画一扇面及书对联一副赠予朱氏,以作酬谢。

太阳成集团 5董其昌《烟江叠嶂图》

诗僧、画僧苏曼殊旅食沪上时,某日赴宴,有友索画,不应,再三纠缠之,苏遂捉笔于横纸左角,绘一小舟,纸右角绘一纤夫,复悬腕绘一条细而长之墨线,横贯于人舟之间,并题“牵丝攀藤”四字,掷笔大笑。同席传观,皆为之喷饭。

  吴 湖帆在传统鉴定方法向现代鉴定方法转变过程具有奠基意义,在上半场中未涉及的吴氏鉴定法将在第二期予以深入展开。比如第二期展品之一——王翚《仿巨然夏山 烟雨图》卷,卷后的吴氏题跋中,将王翚一生画风分为五个时期,“故石谷(王翚)画当以四十至五十为极诣。五十至六十自具面目。六十至七十渐落俗套,每失韵 致。七十至八十有衰颓气。八十以外又复变化入神,用笔如万岁枯藤,苍辣兼具,有空前绝后之妙。后人之诋諆石谷者,盖多见其六十以后八十以前作也。”对某一 位古代画家一生的风格进行分期,是吴氏最重要的鉴定贡献与方法之一。基于梳理风格演变作为比较判断的依据,第二期展品王翚《早年山水图》轴即是其将上述些 理论成果运用于实际鉴定的实物佐证。可以说,此次特展,每一块说明牌都围绕一个或有关收藏,或有关学术的故事。

梁启超长女梁令娴,工词,有《艺蘅词》行世。令娴结婚在百花生日,即农历二月十二日,又称花朝。梁启超特地从日本回国嫁女。袁克文(别署寒云)为此撰书一联为贺:“今代《艺蘅词》,三岛客星《归故里》;传家《爱莲说》,百花生日《贺新郎》。”清末民初,中国人对日本别称“三岛”;《归故里》是元人谢应芳五言长诗篇名。因新郎姓周(名希哲),故下联用宋人周敦颐《爱莲说》,《贺新郎》是词牌名,可谓一辞双关。

  对 于台北故宫的董其昌大展展出台版董其昌《烟江叠嶂图卷》,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主任凌利中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明董其昌《烟 江叠嶂图》卷存世有两本,皆为水墨绢本。“台本”是高士奇旧藏本,“上海博物馆本”为吴湖帆外公沈树镛旧藏,后有沈的题跋。古书画鉴定家钟银兰曾在上世纪 90年代发表过《董其昌〈烟江叠嶂图〉两本辨伪》的论文,比较两本原作,从笔法、线条、用墨等多角度辨析,对台北本提出质疑。

“牵丝攀藤”是沪语,有指办事拖沓、不爽快之意,亦有指纠缠不清之意。苏之意当是后者。

  来源:澎湃新闻

抗战之前,吴待秋卖画得法币六十万元,存于银行。上海沦陷后,汪伪政府发行中储券,颁令一元中储券兑换二元法币,吴氏存款遂损失一半。吴之友人、书画收藏家孙邦瑞劝其投资黄金,吴听之,并委托孙操办。某日,孙告知吴,你赚钱了,黄金看涨。吴却为之惊恐不已,并云:有涨必有跌,我钱是我命,你还是还我存折吧!孙无奈只得将吴之存款加利息奉还。后沦陷区经济状况恶化,吴又托孙再为其购黄金,但其存款仅购得黄金七条。后金圆券发行,严禁个人私藏黄金、美元,吴只得将黄金悉数兑换为金圆券,未几金圆券近同废纸,遂使吴氏一生财产化为乌有。

太阳成集团,  上博共展示董其昌精品书画7件

香港刘作筹旧藏石涛《长干风塔图》轴(今藏香港艺术馆),曾为李瑞清、刘海粟等递藏。日军轰炸新加坡时,刘氏寓所遭遇炮火,其收藏大多尽毁,独携此图逃出。后移居香港,此图遂为刘氏虚白斋奠基之作。实系伪作。有研究者鉴定此图是张大千早年仿自藏石涛真迹《江天山色图》轴(今藏四川博物院)。刘藏本边绫上之李瑞清题跋,乃从《江天山色图》上移套而来。又有研究者认为,李氏题跋时,张大千年仅十六岁。故《长干风塔图》非大千仿作,李氏题跋乃误鉴也。

  她 在论文中认为,从“上本”和“台本”的比较中,使人感到奇怪的是两本画面不仅画面布局和诗跋、署款年、月相同,而且树木山石的疏密、位置、角度亦完全一 致,特别是董其昌的题跋,除内容相同外,字的结构大小、笔画的长短高低,行间分布距离亦一模一样。董其昌是位学养渊博的著名书画家,因此他自己的创作,绝 不会将二副作品刻意去画得一模一样,因此“台本”和“上本”不可能两本皆真,其中必有一真一伪。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吴湖帆特展第二期明天开始 沪台同展董其昌双胞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