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先生,你的艺术品位怎么样?

作者: 艺术  发布:2019-07-06

1997年在《纽约客》上有一篇Mark Singer撰写的文章提到特朗普曾希望在曼哈顿上西区的房产开发地块树起一尊比自由女神雕像更高的哥伦布雕像。

我们可以给唐纳德·川普打上一连串标签:他是一名身家几十亿的房地产商、畅销书作家、股神、口无遮拦的总统候选人,还是新晋的美国总统,但很少有人将他与艺术收藏联系在一起。川普本人也的确无意附庸风雅,他曾心直口快地说:“我的朋友们把大把大把的钱花在那些油画上,但我想做点能让全世界人都珍视、能看见,让每个华盛顿人都骄傲的事情。”

太阳成集团,沃霍尔:我觉得他的眼光有点儿廉价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川普的艺术偏好,那么我们只能说他是个实用主义者。他对艺术品的冷漠或热衷,都出自非常直白的理由。1980年,为了在布韦特·泰勒百货商场原址建川普大厦,川普拆了这座建于1926年的老店,并不顾大都会博物馆的请求,下令砸碎了一对原来建筑上的珍贵雕塑,这让他第一次上了《时代周刊》。当时33岁的年轻地产商给出的解释非常简单:“搬运的时候那些石头要是砸下来,会出人命的。”《名利场》记者马克?鲍登(MarkBowden)曾与川普共度周末,川普邀请他参观自己私人飞机的豪华内饰,并骄傲地给他展机舱里挂着的雷诺阿真迹,叫他好好看看画布的右下角。鲍登问:“看什么?看笔触的明暗变化?看天才的颜色运用?”川普说:“不,看那个签名。那个值一千万。”

2001年,特朗普世界大厦(Trump World Tower)在纽约建成,评论人赫伯特·慕尚(Herbert Muschamp)在《纽约时报》撰文称特朗普的大厦至少不乏味,他称特朗普为“纽约市房地产开发商之中唯一的美容狂”,“侵略性,加之欲望、暴力和性,就是特朗普世界大厦给人的感受,不可否认,这是纽约很长时间以来最原始的一栋高楼。”这座位于联合国总部对面的大楼还拥有另一位欣赏者,那就是后来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建筑和设计部门首席策展人特伦斯·莱利(Terence Riley),莱利称其为自己最喜欢的新建筑。

1994年春天,一位名叫保罗`瑞汗的艺术家走进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三楼展厅,用双面胶把自己的一幅画作粘在了在墙上。他在画旁放了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唐纳德·川普夫妇捐赠”。由于画作的大小与周围的展品接近,博物馆直到48小时后才发现瑞汗先生的杰作。“我觉得这是川普会喜欢的作品。”事后这位名不见经传的画家这样告诉记者。瑞汗将自己的行为描述为一种反抗:“画廊只青睐在商业上成功的艺术家,博物馆应当为更多不知名的画家提供机会。”但他没有解释川普夫妇与这幅黑白抽象油画的关系。

太阳成集团 1纽约第五大道的特朗普大厦

尽管近年来少有人称赞川普的审美眼光,但早期,不少评论家都曾研究过所谓的“川普美学”。他们认为得益于川普的审美,他盖起的摩天大楼可能是纽约最具有现代感的建筑群,这些大楼也是川普最有价值的“艺术藏品”。1983年建成的川普大厦是一栋极具未来感的玻璃外墙建筑,由美国建筑师特士吉(DerScutt)操刀设计,室内装修则由传奇设计师安吉拉?唐西亚(AngeloDonghia)完成。《纽约客》建筑评论家保罗·戈德伯格(PaulGoldberger)当年曾用“一个令人愉悦的惊喜”形容这栋建筑,他写道:“川普大厦的大堂可能是未来若干年内纽约最令人舒心的公共场所。”1995年,《时代周刊》的建筑评论家赫伯特·马斯卡姆(HerbertMuschamp)曾为哥伦布广场的川普国际酒店大楼写过一篇评论,就此与川普结识。1999年他与川普一同参观安迪?沃霍尔的展览,人们纷纷起立朝川普高呼“总统先生”——17年前,川普就已经在脱口秀里开玩笑说要竞选总统了。马斯卡姆在记录这次滑稽的观展经历时坦言“我不欣赏他的品味,但我喜欢他的风格”,“我很喜欢川普先生给现代城市风景注入的色彩、争议性与戏剧性。”

尽管特朗普的当选受到了艺术界各方人士的广泛指摘,部分文化经营界人士对于未来四年持谨慎乐观态度。主要因为对于经济波动的恐惧可能导致财富的转移,而对于像画廊这样的地方是一个利好消息,它们已经从世界财富集中化中收益。

太阳成集团 2新晋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

特朗普对于美国的公共基金赞助艺术项目及艺术教育的态度似乎并不明确。他对于移民问题的强硬态度使得不少国际艺术家担心自己的签证问题。特朗普还曾提议减少慈善捐赠的税收优惠,这一政策如果实行,其影响也许会大大超过削减公共赞助资金。

太阳成集团 3《每日邮报》镜头下,川普豪宅的客厅

特朗普当政,对于艺术界意味着什么?

太阳成集团 4雷诺阿《包厢》

他在竞选期间的强硬态度——例如声称要“设立诽谤法”让记者“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受到起诉”,甚至因为“周六夜现场”中有讽刺他的内容而威胁要将其停播——使美国舆论界对于未来的言论自由感到忧心忡忡。然而,人们也发现,任何表述只要不是针对特朗普本人的,他也并不会关心在意。

川普并不完全是个艺术门外汉。1980年代,他曾与美国波普艺术大师安迪1沃霍尔有过几次接触,后者在日记中回忆,川普经朋友介绍找到了沃霍尔,请他给川普大厦制作一幅画像,挂在大厦入口处。这幅“黑色、银色、金色交织的多层油画”完成后,安迪·沃霍尔觉得颇为自信,但川普觉得画面的色彩不协调,交易最终没有达成,波普艺术大师只能遗憾地表示:“我觉得他的眼光有点儿廉价,我感觉”。此后安迪·沃霍尔就对川普颇有微词,但川普本人倒是非常大度,还曾两度在自己的书中引用沃霍尔的艺术观点。

特朗普曾经邀请普利茨克建筑奖获得者菲利普·约翰逊设计建造了纽约中央公园西路1号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大厦(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and Tower)。除此以外,他选择的建筑师大多数都不是什么明星建筑师,可见他在开发房地产项目时候冷静务实,一点都不迷信建筑师。

太阳成集团 5Trump Tower (1981) by Andy Warhol

日前,英国《每日邮报》探访了特朗普夫妇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特朗普大厦顶层的居所,中央公园景观、曼哈顿壮丽的天际线,全部尽收眼底。公寓占据了总共三个楼层,内部仿佛像是凡尔赛宫一般极尽奢靡。大理石的柱子、地板、墙面,白色大理石的壁炉上安置着希腊风情的雕塑。据说,其迎客的门厅是以黄金钻石装点而成的。他们的客厅拥有华丽的天顶画,在梅拉尼娅的办公室,还有一幅雷诺阿的作品《包厢》(La Loge),不过,这一幅只是复制品而已,特朗普夫妇并未费心给自己买一幅原作,这幅画的原作收藏于英国考陶德美术馆(Courtald Gallery)。

太阳成集团 6川普大厦

太阳成集团 7梅拉尼娅·特朗普的办公室

我们可以给唐纳德·川普打上一连串标签,但很少有人将他与艺术收藏联系在一起。实际上,川普也是个具有独特艺术偏好的收藏家。

特朗普与艺术领域最紧密的联系也许是通过建筑,在全世界,以特朗普命名的大厦约有20座,其中约半数位于纽约,其余分布于芝加哥、拉斯维加斯、火奴鲁鲁、温哥华、多伦多,乃至土耳其、阿塞拜疆、菲律宾、韩国等地。此外,还有大量特朗普高尔夫球场坐落于世界各地。

尽管川普大厦里最终没能挂上安迪·沃霍尔的画作,但在《每日邮报》拍摄的一张流传甚广的照片上,法国印象派画家雷诺阿的画作《包厢》(La Loge)被挂在川普妻子的办公室里,与大理石墙面和路易十四风格的华丽办公桌交相辉映。2008年,雷诺阿的同系列油画曾被拍出967万美元的高价。在《每日邮报》拍摄的这组照片中,我们还能看见川普家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本精装画册《史上最伟大:致敬穆罕默德·阿里》,墙上挂着一幅描绘战车上的阿波罗的油画,壁炉上搁着两只希腊花瓶,这些物件和小儿子拜伦的玩具奔驰车、川普家族画像和及川普父亲的画像一起,并置在金碧辉煌的空间中。除此之外,为川普家族工作了30年的老管家塞内卡尔先生(Mr.Senecal)还透露,在川普家族的私人会所Mar-a-Lago里挂着传奇歌手托尼?贝奈特(Tony Bennett)的画作,还曾经藏有两幅珍贵的16世纪弗拉芒挂毯,“可惜由于疏于保护,暴露在阳光里而损坏了。”当然,这栋原本属于美国女首富玛乔丽·梅里威瑟·波斯特(Marjorie Merri weather Post),拥有126个房间的白色地中海风格大宅,已经足以展示川普壕而不俗的生活品味。

至于特朗普本人,他一定会觉得,与其花心思关注艺术作品,或者投资艺术,不如将钱花在自己更熟悉且擅长的房地产项目中。

也许正如川普的好友所说:“川普有欣赏高雅艺术的能力,但他更爱高回报的投资。他觉得纽约的艺术圈都是些精英主义的伪君子。他更喜欢房地产。”

每位总统入驻白宫之前,为新居选择的艺术作品都会成为热议话题。例如,克林顿在位期间,白宫里挂满了人物肖像,小布什上台之后,风景画成了白宫的艺术主流。相对于前两位总统的传统趣味,奥巴马显然对现当代艺术有所涉猎,他选择了贾斯帕·琼斯、罗伯特·劳申伯格等艺术家的作品。实际上,奥巴马夫妇对于现当代艺术情有独钟,他们是热情的艺术收藏家,甚至于,早年,芝加哥当代艺术馆是他们最重要的约会地点。

他补充道:“全球经济体中最富有的部分将继续积累更多财富,而不是消耗或者进行生产性投资。那些金枪需要寻找到一个安全的避风港。”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特朗普先生,你的艺术品位怎么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