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风眠的国画是正宗的国画吗?【太阳成集团】

作者: 艺术  发布:2019-06-15

水彩画因素与高剑父的新国画

水彩画因素与高剑父的新国画

吴纯玉 阜阳师范学院美术系副教授

内容提要:高剑父“折衷中西”观念的提出,对于二十世纪中国画的变革具有很大的影响。他与徐悲鸿“中西融合”、林风眠“中西调和”共同形成了中国画怎样学习西方以革新自我的三大主张。然而,学术界对于“折衷中西”观念的研究尚未涉及高画主要学习的对象问题,从而局限了对这一主张的深入理解。而本文便试图在高剑父与徐、林两人的比较中,探索高所谓“折衷中西”的学习对象主要为水彩画,并进而分析这种学习对象的不同所带来的高与其他人在变革中国画的结果上的差异。

关键词:高剑父、折衷中西、水彩画因素

绘画因素是现代中国画家们进行绘画创造时经常思考的问题,所谓水彩画因素,即是构成水彩画造型特点的最基本因素,通常是指水彩画的颜色、水份、时间的利用因素,它是构成透明水彩画特点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因素,符合这些表现因素的水彩画被看成是准水彩画(即西洋绘画)。

时间进入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艺术人类学的兴起和研究,广大具有中华民族自尊感和责任感的中国艺术家们为振兴中华民族绘画,高举“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大旗,以海纳百川的博大胸怀,大量引进西方绘画技法,学习掌握西画理论,更重要的还是嘧利用西方技术来改进和丰富中国传统绘画。被称为岭南画派创始人的高剑父先生,利用水彩画的造型因素,折衷中西的处理中国传统绘画,为我们留下了丰富中国绘画的保贵资料,同时也为创立中国式的水彩画提供了良好的借鉴。

倪贻德在评论高剑父的艺术时说:“高君费了三十多年去研究画术,他的画有独到之处,和中国向来的画派很有不同,根据着他自己的天才,打破一切的因袭,因此曾引他人不少的批评,但年来经过各处展览之后,他的画术之高强才为观众所认识及赏羡。”“在高君的画中,仍带着中国画派的法度,不过在渲染、取材以及表现程度之深浅各方面,是确与古画不同,他擅长于涂色及绘光绘影,如南印度古庙鸣弦峰气、的董墨!垄坠塑鱼里长,民国十九年高君曾在‘印度锡兰开展览会,当时各国报纸心有批评,如泰晤士报里说:‘高君是一个多才多艺的画家,他是自然主义的作风,笔法如狂风之吹动草木以及睁盼的崖岩等。’士地士文报亦说他擅于描绘远景空气及关于历史事迹的画:总之,高君对于自然之爱好是十分显著,在他的画中,每多描写鸟啼花落、坏壁颓垣、电光虹影等充满着诗的情绪。"【l】

在这段话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1、高剑父的画对自然的爱好是显著的,属于写实倾向的作品,与传统重视精神意趣的作品不同;2、高剑父的画虽然带有中国画的传统法度因素,但却打破了一切的因袭,与传统绘画有着较为强烈的差别,尤其是他的画在渲染及画面表现的深浅感上与传统绘画有着较大的距离;3、高剑父的画擅长涂色及描绘光影,甚至在表现远景空气及电光之类亦有较大成就,也即高画的色彩与光影是他区别于传统的最大因素。

产生这种差距的原因当然源于高剑父在绘画效果上所追求的“折衷中西”的思想。高剑父在教导学生时强调说:“我们要改革文人画,文人画是好画,八大的画是好画,东坡的画是好画,好就好在他们有自己的面目,好就好在反映了他们的时代精神。搞艺术就怕附庸风雅,自欺欺人,抄袭成风,食古不化。那样下去,艺术就要灭亡。他更具体提出‘以工笔画改革文人画’,做到既写实,又传神,恢复宋元作风。‘以西洋画改革宋院画’,以西洋画的写生方法画宋院画,取其写实,去其刻板。他认为,西洋画很多长处,色彩丰富,光感很强,质感迫真,国画这些方面就显得不足。但西洋画没有气韵,这是最大的缺点,搞国画改革,就是要吸收西画所长,克服国画所短,从而使国画艺术出现一个崭新的面目。”【2】在高的论述之中,他强调两

个改革:“以工笔画改革文人画"与“以西洋画改革宋院画”。但这两个改革却存在着一种主次与轻重,也即他虽然也强调在中国画的传统中寻找变革的源泉——工笔画,但他却进一步强调用西洋画来改革中国工笔画的突出代表——宋院画【3】。由此不难看出在高剑父的眼中,真正对中国画的改革是以西画革新中国画的,当然,西洋画也存在着它自身相对于中国画的缺陷,故而对于高剑父,他在绘画的理想追求上是一种在中西方之间寻找一种视觉上的融合与综合,即其所谓“折衷中西”的革新主张。

高剑父“折衷中西”的方式并不是一种“折中主义”,而是有选择地以吸收西洋画的长处为方式。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出现上述高画与传统之间的差异。那么,高剑父借鉴西洋画优点的主要参考对象是什么呢?也即高的“折衷中西”中西方因素主要是什么呢?如果从引入理念的角度上看,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说出,高剑父所谓“折衷中西”是在中国画中引入了西画明暗法、解剖学、透视学和色彩学,甚至是日本画的渲染等理念,现行论者在讨论高剑父“折衷中西”时大都止步于此。这种论述固然没有错,但却无法解释同为二十世纪“中西融合”的绘画革新方向,高剑父的画面效果为何与徐悲鸿、林风眠等有着极大的差距。如果说是同样引入西洋画的明暗、透视等等观念,

为什么他们之间却存在着这么大的区别?

对于这个问题,笔者认为应该更深一步地理解他们在借鉴西画时所选择的具体对象,并由这个对象选择的特性来理解他们对待中西融合的方式与最终的风格追求。而不能只是简单地停留在谁谁谁吸收了西画中的某种行而上的理念——这里所谓行而上的理念就是指脱离了具体画面效果的、被抽象出来的方式方法。比如在理解徐悲鸿融合中西的问题上,我们就一定要认识到徐悲鸿所面对与选择的学习西方的载体主要是西洋画中以造型为主的素描。从某种意义上说,徐悲鸿对待中国画怎样学习西画的问题,主要是引入素描中的造型能力来革新中国画过于意化的造型方式。所以徐悲鸿的画面是用传统的笔墨趣味来营造出一种不同于传统意象空间的物象空间,这一点在他的国画人物与奔马等作品中体现的非常突出。而林风眠在融合中西的课题上,他所面对与选择的学习西方的载体则主要是以构成趣味为主的西方现代艺术。所以林风眠不同于徐悲鸿,他在画面的营造中并不注重造型性的空间感,而是强调一种绘画语言在形式上的集成方式,并将这种方式融合于中国画精神感悟性的笔墨境界中,从而获得一种新质的视觉美感。但是,当我们面对高剑父的画面时,我们却无法感受到上述两种方式中的任何一种效果,高画所给人的视觉感受既没有素描造型的扎实感,也没有现代艺术语言上的构成感。面对高画,我们犹如面对一种光与影交融、色与意的混同之中。他的画面没有多少沉迷于传统笔墨趣味的倾向,而是在大块面、快速的运动中展现出一种自然小品的景象性效果。

从某种意义上说,高剑父这种画面效果是通过光影律动、色彩变幻在整个造境之中获得的,在这一点上,他已经背离了中国传统绘画意境化的图式,走向了一种自然主义的风景性作品。对此,高剑父本人亦有所表述,他在强调绘画表现题材不应受到陈套旧习的限制时,曾言及:“……是不限定只写中国人、中国景物的。眼光要放大一些,要写各国人,各国景物。世间一切无贵无贱、有情无情,何者莫非我的题材。我的风景画中,常常配上西装的人物,与飞机、火车、汽车、轮船、电杆等的科学化的物体,……他如民间疾苦、难童、劳工、农作、人民生活,那啼饥号寒,求死不得的,或终岁劳苦,不得一饱的状况,正是我们的好资料。……我在一九一五年第一次欧战时,曾画了一幅中堂。空中画几架飞机,地上画一部坦克车,画题是《天地两

怪物》。当时这两种武器,为第一次出现于人间的。这作品一拿出来,那国画界的先生们就哄动起来,大骂特骂。有斥为‘画界的叛逆’,有斥为‘不入书画的俗物’,盖与传统古味盎然的画题是风马牛的!许多人以为广东人很(喜)新,富有革命性,殊不知粤人头脑顽旧的,正复不少,一如革命之与保皇两党呵!”【4】这段话虽然是针对绘画题材而言的,却也在一定程度上显现了高剑父在绘画审美上的某种倾向:自然主义的风景画。首先他直接称自己的画为风景画,其次他也暗示出他与传统的“叛逆”在于在画面中纳入了“不入书画的俗物”,至于他为什么一定要与“古味盎然"的画题相背离,就在于他所想表达的绘画在取景方式上是一种自然状态下的风景性情景。由此我们可以说,高剑父不同于徐悲鸿吸取素描造型趣味来改造中国画,也不同于林风眠效法现代艺术的构成趣味来变革中国画,而是在取景方式上找到了一种风景描录性的趣味来改造中国画,以达到他所追求的“折衷中西”的目标。

那么。这种画面风景描录性的趣味又源于何处?即高剑父所谓“折衷中西"的西方因素直接面对的具体学习对象到底是什么?对此,笔者认为主要应该是西洋画中的水彩画。在高剑父的画中,我们明显可以感受到的并不是一种西画个体性的造型感,而是一种整体性的场景感;他的画没有一种语言构成上的西化方式,而是一种在整体场景感中的色彩感与光影感,而这种视觉方式在西洋画中则主要体现在传统风景性的油画与水彩画中。但油画由于材质的原因,它的画面更多地是体现出一种笔触突破画布时的力量运动痕迹,是一种非水溶性的厚实与凝重,故而不适合成为中国画改良学习的直接对象,尤其对于高剑父这样注重画面整体场景展现的学习,更是如此。但是,水彩画则相反,它的材质属于一种水溶性的彩画,虽然与中国画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却在很多方面与中国画是相通的。甚至在很多外国人眼中,中国画就是水彩画,比如1963年“英国水彩画三百年作品展”在华展出时,其前言便写到:“中英两国的水彩画所具有的突出联系是特别令人高兴的,英国在这种绘画技法上不像中国能以悠久的历史自诩。”【5】那么,在两种具有较多相通性的情况下,高剑父的折衷中西也就自然地倾向于水彩画的吸收,而非油画了。

并且,从高剑父学画的历史看,他最早习中国画师从于居廉。他曾评价其师日:“综观古泉画学,衡以传统主义的标准,虽不能谓其己臻神品,但白今观之,以其善写生,不泥古,有发明,多创作,广传授诸点而言,允推为脱离古人窠臼,自立新派,有创作性,继往开来之划时代的大师。而其贡献之尤大者,则为辟开一条新路,使其几个门人与再传弟子得继承其绝学基础而吸收西洋画学之精华以改进国画,乃有今日的新国画运动之产生。"【6】由此可知,高剑父“折衷中西”的新国画运动根源便在于居廉所开辟的“一条新路”,并且这条新路是“吸收西洋画精华的绝学”。那么,这一绝学是什么呢?实际上就是高剑父从学画之始便努力探寻的“撞水法”、“撞粉法”。从某种意义上说,居廉“撞水法"、“撞粉法’’对于东方绘画吸收西画因素曾起到过很大的推进作用,甚至还在明治末叶年远传日本,对日本画家菱田春草、荒木木亩、木村武山等新画风产生过重要影响。虽然居廉的“撞水法”、“撞粉法”仍然是中国传统渲染法的一种变化,与水彩画技法在本质上不同,但其粉性质地与对光影斑驳效果的追求无疑不是其后进者展开吸收西洋画写景方式的重要途径,或是一种提示。故而,高剑父才将这种新法视作新国画运动的基础。那么,反过来理解这一点,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出,高剑父画风追求中受到水彩画影响的因素。再者,从高剑父接触西洋画的角度看,他虽然17岁居澳门时就曾经向法国画家麦拉学过素描,但有系统的了解、研究西洋画还是在日本学习期间。此间,他主要学习的便是受水彩影响深远的日本画与西洋水彩画,甚至还同何香凝共同加入“水彩画研究会"来研习水彩。由此可见,高画中所强调的折衷中西的西方因素主要是来源于西洋水彩画的。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高剑父“折衷中西”改革中国画的学习对象主要是西洋画中的水彩画。他在水彩画中寻找到风景描录性的画面趣味,并通过吸收其中光影与色彩的效果对中国画进行了“移植”式的革新,在融合中西绘画的方向上找到了不同于徐悲鸿素描造型与林风眠语言构成的道路,从而形成他特定的“折衷中西"的“新国画运动"。

作为中国画家的高剑父,利用水彩画因素去折衷中国传统绘画,形成当时很有地方特色的岭南画派。今天,创新思维仍缠绕着每个中国画家,为弘扬本土艺术,创造出具有地域特色的水彩画,还有很艰巨的路要走。中国的水彩画家们不只要熟悉水彩画造型的各种因素,一广怎样在水彩画的基础上,重新建构中国绘画的基本因素,创作出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又能突破水彩的工具材料限制,创造出既符合中国人审美标准,又有西方绘画理念的中国水彩画,还有待我们去勤奋实践。

注释:

【1】:倪贻德《介绍中国现代画家高剑父君》(《岭南画派研究》第二辑115

页)

【2】:转引于罗远潜《出于蓝而胜于篮》(《岭南画派研究》第二辑35

页)

【3】:宋院画于此处所指并非南宋院体,而应是宋代工笔画的写实性作品。

【4】:见高剑父《我的现代绘画观》,转引于黄鸿仪《现代中国画名家研

究论集》,古吴轩出版社1997,113页

【5】:转引于袁振藻《中国水彩画史》,上海画报出版社2000,4页

【6】:转引于黄鸿仪《现代中国画名家研究论集》,古吴轩出版社1997,111页

太阳成集团 1

太阳成集团,林凤眠·裸女

要说林凤眠的绘画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还得从中国近代美术说起。

林凤眠风景

问题:为什么看起来像油画?

林凤眠的画虽不属于中国画,但他却是中国绘画艺术的创造者和开拓者,他将在外国学到的绘画知识和中国画的水墨相结合,创造了自己独立特行的艺术语言,堪称一代大师,应当受到大众的敬仰!当代画家黄永玉、吴冠中,走的也是这个路子。

太阳成集团 2

当时欧洲,正经历了表现主义绘画,在向抽象派和立体派过渡阶段。可以看出,林凤眠的绘画受到了表现主义强烈地影响,尤其他在画中对线条的变形和夸张处理,完全是蒙克、埃贡席勒的手法。

笔墨当随时代,林风眠当是中国近代第一人也,随类赋彩被大师渲染地自然而又绚烂,殊不知中国画除了讲究黑白更不乏艳丽炫目的重彩!
太阳成集团 3

太阳成集团 4

林凤眠在创作中,虽然用的是传统的毛笔、宣纸、中国画的颜料,但他画的画却不能称为中国画,原因是他放弃了中国画最具物质的线。这就好比一个人唱京戏,放弃了“西皮流水”和“二黄倒板”,唱出的就不是京戏一样直白,如果硬要加一个“京”字,那也只能叫“京歌”。

回答:

林凤眠的画严格地说,不属于中国画,应该称为彩墨画。为什么这样说呢?中国画是中国的国粹,她讲究诗、书、画、印的高度统一,以传统的线为造型基础,这种线与西洋画的线有着质的区别,同样的一条线,中国画家画出来和西洋画家画出来,就不是一回事了。

那么,大家都知道林风眠是一位倡导“调和中西绘画”的艺术家,他留过学接触西洋画的时间比较长,对国画的了解没有传统画家那么深入,他的调和实际上是用中国画的工具创作西洋画,他的作品中墨只是当黑色颜料使用,没有法度可言,见笔的线条没有笔法,也没有国画线条应有的味道,所以他的作品给人第一印象就像西画,但细看又不像纯正的西画,所以不中不西是绝对称不上正宗国画的,我觉得这类的作品应该叫彩墨画比较合适,他应该算是彩墨画派的鼻祖。

太阳成集团 5

国画的气韵生动在大师作品中一目了然,点线面别具一格的经营再现了意象之情趣,满满的笔墨精神。
太阳成集团 6

太阳成集团 7

秉持传统是指对传统精神地继承,是对思想内涵上地升华与诠释。任何作茧自缚、画地为牢式的对传统形式地固守都是传统本身最大的误读和崩坏。――昏鸦如是说。
太阳成集团 8

一代大师林风眠的作品以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画了,老一代的近现代国画大师很多都到过法国、日本、意大利等学习过西画,如徐悲鸿、林风眠等大师。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传统国画受传统题材和画材的影响,已经没有更强的表现形式来表现现实生活。他们就借鉴了西方的绘画语言,用国画材料创作了很多大众喜闻乐见的作品。开创了国画艺术表现的一代先河。在中国美术史上也留下了一道浓墨重彩。虽然用国画材料来画西画的效果也引起了不少的争议,并不被传统国画家认可。但创新才有发展,哪一个画种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都是一代代画家经验的积累。只能说新的绘画形式开拓了一代人的视野,也被很多后来的画家理解和接受了。林风眠的作品借鉴了西方抽象绘画的形式,利用了一些光影的表现手法。具有较强的装饰性,更好的体现了画家的思想内涵。有人会说西画不是要画得很真实的吗?为什么画的看不出来看不懂。当然写实性是西画的基本标准,但是西方的艺术发展也和我们是一样的。西画从写实到写意,其实反道是受到我们东方绘画的影响,特别是当时中国和日本绘画的影响。中国古代壁画,绢画。日本的浮世绘,都对西方近现代绘画形式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人类的艺术文化是相互交融的,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具有其独特的魅力。我们也不能盲目排斥任何一个陌生的事物。当然社会是发展进步的,任何事物都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我们现在看过去的作品,要站在历史的角度来看。必竟它符合当时社会条件下画家的心态,跟现在比也不一定都好。要从历史的角度看问题,不能人云亦云。人们对美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对绘画形式和意境的探索也是无穷的。我们希望大家都有一颗童心,共同来发现创作研发出更好形式的艺术作品,来体现描绘出我们美好的生活。谢谢大家!

在绘画色彩上,可以看出,他受印象派影响很大。他画中色彩绚丽烂漫,视觉冲击力极强。并且,在画中,尤其人物画中,塑造出淡淡的忧郁气氛,甚至痛苦情调,这源于他在生活中长期遭受的不公所致。

不记功利真性情,何惧樊笼散淡名。这是真正属于中国人传统精神里的气节,也是中国画不死魂灵的思想宝库。
太阳成集团 9

太阳成集团 10

林风眠的画不算是正宗的国画,林风眠和徐悲鸿,刘海粟是“中西融合”这一艺术宗旨的倡导者,由于他有着几年的学习西方油画的经历,他的国画创作不可避免的留下西画的痕迹,他擅长的题材是仕女,京剧人物之类的,虽然他有很深的国画基础,但作品中油画影响比较突出,造型感很强,强调形式和视觉上的突出,这正是国画所要摒弃的,中国画强调笔墨更注重内在美。美学理论上,他认为要引进西方现代主义的精神和自由的创作方法来改变和充实国画,他的画是这种理论指导下的实验品,有着明显的油画效果,抗战爆发后他致力于这种融合并潜心创作,取得了很大成果,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风眠体”,对后来的画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为国画创作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做出了贡献。

太阳成集团 11

正是这种“四不像”成全了林凤眠,让他的作品焕发出独一无二的风格,具有了极强的艺术感染力,变身为纯粹的艺术品。

今天的我们的眼界是拓宽了,思想却窄了,岂不汗颜?

林凤眠是勇气可嘉的大画家,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遭遇始终坚守艺术理想。风景、人物,动物花鸟,他都画过。而他的裸女画,曾经引出很大争议。

回答:

这篇文章并非为了歌颂他,只是客观的看待他的作品,很多人不明白为何他要这样作画,其实和他同一时期的很多人人都带有类似的风格,大家看徐悲鸿先生的国画作品就带有很浓厚的西方油画色彩。

太阳成集团 12

林凤眠为中国二十世纪上半叶著名的美术教育家和画家,贯通中西,倡导借鉴创新。其作品以墨赋彩,以面画形,以明暗光影融入国画之中,以西画笔法铺于线条之上,厚重多变而开一代新风,至今创新精神仍影响深远。

林凤眠·裸女

在国内画坛,林凤眠是一位有争议的准大师级人物,位居上世纪十大画家之列。

第三种跟林凤眠有关,那就是以林凤眠为核心,以他的弟子吴冠中、赵无极等人为代表的中西结合方式。

林风眠何许人也?他是“中国美术学院”首任院长,1900年生,19991年病逝,在中国美术界大名鼎鼎,大画家吴冠中就是他的学生,厉害不?所谓“名师出高徒”,徒弟尚且如此,老师的实力也不用怀疑!
太阳成集团 13

林凤眠《秋江渔归》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林风眠的国画是正宗的国画吗?【太阳成集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