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力量改变全球艺术市场版图太阳成集团:

作者: 艺术  发布:2019-05-16

著名策展人侯翰如指出,亚洲当代艺术现在愈加成为全球化中一个比较重要的组成部分。“亚洲当代艺术是近二三十年比较活跃的、新鲜的地方,所谓国际化或全球化这样的概念已经不像人们以往概念里的那样,以纽约、巴黎、伦敦等地为中心,它呈现出多中心化的面貌。并在一些新型的快速发展国家中变得很活跃,亚洲地区即是其中之一。”在他看来,亚洲当代艺术其实是一个综合效应的概念。

关良的〈灵岩山〉在匡时以360万人民币高价落槌,创下关良油画拍卖最高纪录。所谓的老油画,主要是指1949年前的中国油画史中那些第一代油画大师们。拿关良例子作分析,为什么他的作品可以创下新高?除了作品缺稀外,主要原因有二:「收藏家希望有一个完整性的收藏名单」,这是基于历史完整性的一份名单。民国初年油画史曾经被严重斩断,又被历史完全遗忘,这样的情况无疑造成中国美术史后来的缺失。收藏最讲究完整性,这里讲的完整性就是一部美术史的概念。同样的道理,刘小东、张晓刚那个年代的作品在市场上都买得到,但是关良有钱还不一定买的到。

然而,整合亚洲当代艺术资源的道路并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亚洲艺术史及美学系统是独立的,而当代艺术的价值还没有被市场充分认可。张丁元介绍,在整合亚洲当代艺术方面,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文化认同的瓶颈,一般人还是存在先入为主的障碍,对别国文化的陌生感无法产生艺术品收藏的认同感。在正式推出亚洲20世纪艺术之前,他们已经花费很长一段时间,做了很多前期工作。

何谓华人收藏圈?

香港佳士得就是在现有成绩的基础上,以整个亚洲当代艺术作为重要资源,2011年,他们将“中国20世纪艺术”正式更名为“亚洲20世纪艺术”,首次整合中国、日本和韩国现代艺术品于同场拍卖,整合的目的在于展示亚洲艺术市场的价值与规模,而香港则是打开亚洲艺术市场的门户。他们对亚洲艺术市场的前途与潜力也抱有很大的期待,相信发展亚洲当代艺术对市场及拍卖公司本身都是双赢的选择。“我们想一步一步整合亚洲艺术资源,呈现出未来亚洲艺术家的最后价值”。就长远而言,如果一个地区的艺术市场是国际性的,更能经受住经济危机的冲击。

市场不会再回到2007年那时的夸张火爆。从第一场香港苏富比秋拍开始,就可以观察到经过金融危机的洗礼后,藏家变得越来越理性。藏家们开始注重作品本身的价值胜过艺术家的名头。同样一位艺术家的作品,其内容不同就能产生天差地远的两个价格。例如香港苏富比秋拍的那幅张晓刚〈创世篇:一个共和国的诞生二号〉就被余德耀以5218万港元成交,并创下张晓刚拍卖市场上的最高记录;同场的张晓刚〈1997年血缘系列〉,成交价就只有170万港元。〈创世篇〉那张作品的学术、历史性不可言喻,造成场上买家争夺,并冲上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历史高价。至于后89的板块,只要是经典作品都有不错价格,像是余友涵、丁乙、方力钧。今秋刘小东比较特别,他90年代重要的作品像是〈违章〉、〈白胖子〉都集中出现了,毕竟是经典,一出场就被美术馆拿下;以他的稀缺性及学术价值,这都还算是正常价格,没有太夸张的表现。

亚洲是一体的,亚洲当代艺术的整合也是大势所趋,只有结合整个亚洲市场的现有资源,才能巩固、加强其在世界艺术市场的地位。正如日本森美术馆馆长南条史生所描述的,“亚洲当代艺术是全球一股新崛起的力量,亚洲当代艺术圈正在经历一个震荡期,从美术馆、画廊、艺博会到拍卖公司,各个环节都将有效联系在一起,成为一个亚洲艺术系统。”

太阳成集团 1

全球艺术市场的版图被打乱了!20世纪50年代,战后美国以其稳定的经济形势和具有开拓性的战后艺术运动,取代欧洲艺术市场的霸主地位。进入21世纪,另一场艺术市场的革命再一次改变了全球艺术市场秩序——经济力量和艺术力量在亚洲崛起,2005年后,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当代艺术市场异军突起,引发世界关注,成为国际艺术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一股足以对抗传统欧美艺术市场的新兴力量正在形成,他们颠覆了此前一个多世纪欧美建立起来的市场秩序,亚洲力量改变着全球艺术市场的版图。

直到今年拍卖结束后,不管是从专场类别或是从拍卖公司经营策略来讨论,都可以得出一个结果:「亚洲艺术市场整合正式进入高峰期」。张丁元就认为,整个亚洲艺术市场明显的出现两个趋势,一是新旧藏家交替、二是市场面在扩大。这是两个不同角度的动向,但也互相影响拉扯着。举个例子来说,朱铭本次秋拍即使有作品流标却还是有高价成交纪录,朱铭的市场一直处在十分成熟的区块,作品量多质优,市场盘面很坚实;这次的表现会出现波动,是由于亚洲市场正进入「接替」阶段。说今年是亚洲艺术拍卖市场的「转累点」一点也不为过。用相同角度来看今年的日韩当代艺术板块,这几年其实不只有台湾人专门买日韩当代,东南亚、日韩甚至内地客人都在买,只是这几年这份名单有点被消费过头,导致波动性干扰出现;基于上述的两个动向来解释,这都属于正常情况。

从藏家角度而言,亚洲当代艺术藏家日渐多元化,藏家对当代艺术的需求及品位越来越成熟,西方收藏家也越来越懂得亚洲当代艺术的价值。侯瀚如介绍,目前,亚洲之外的国际性机构或私人对于亚洲艺术的收藏总体呈上升趋势。德国银行就收藏了很多亚洲艺术家的作品,古根海姆也有一个特殊的部门开始注意亚洲艺术的情况,并开始收藏。但他们对于不同国家和地区,如中国、印度、日本等的艺术品也都各有倾向,不能一概而论。

太阳成集团 2

当代艺术经纪人伍劲表示,要培育一个市场,培养新的买家没那么容易,他表示,自己早在六、七年前就以这种思路开始执行,但投资收益并不好,收益最大的仅仅升值一倍。因此,他认为,“与其在这些板块做资产配置,还不如直接投在中国年轻的一代。就算做亚洲板块,我也会80%押在中国,20%投资在其他国家”。

藏家目前收藏这个时期的作品面临很大的困难。一是那个特定时代的大背景使得作品真伪鉴定有难度;二是作品及出版相关文献非常混乱,这都是阻扰藏家对收藏这类作品的障碍。目前也是中国早期油画收藏的一个好时机,有实力的大藏家目前也转移至此板块。老油画是中国美术史绕不过去的一段,学术价值很高,以目前藏家积极的态度,也体现出中国藏家开始正视中国美术史的完整性。  

北京、香港、新加坡、东京等地都是亚洲耀眼且具有潜质的艺术市场中心,但亚洲艺术市场却是一个割裂的、分开的庞大的本地市场,各自为阵,本土化交易太强。张丁元表示,“如果不能突破单一市场的瓶颈,对艺术家及其作品的承认只能停留在单一点,不能获得更广泛的价值认同”。整合亚洲资源,将亚洲艺术放在国际平台,使国际藏家有兴趣购买,需要成功突破区域市场的局限。在当前,中国具有在艺术市场上打通各个区域壁垒的优势,香港国际化的优势,台湾拥有全亚洲密度最高的藏家队伍,内地购买力及艺术资源的实力不容小觑,加上日韩及东南亚的新兴藏家,亚洲艺术市场与欧美艺术市场鼎足而立的竞争潜力及发展动力终将使得世界艺术市场版图再次改变。

除了购买力强大的华人圈,论到亚洲艺术市场,必须也将日本及韩国纳入。不过与强悍购买力的华人相比,日韩几乎只能排入边缘。早在2003 年,香港佳士得张丁元首先提出「亚洲艺术市场整合」的概念。随后在2004年秋拍,香港佳士得第一次推出以亚洲当代艺术为概念的拍卖专场,当时是纳入「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及亚洲当代艺术」专场。到了2006春拍,亚洲当代艺术独立构成专场拍卖。2008年春拍,「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和亚洲当代艺术」又首开夜场拍卖。在拍品的构成上,张丁元列出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日韩、印度、台湾当代艺术为辅的名单,建构出一个完整的亚洲当代艺术版图。

北京、香港成为目前艺术品交易最为活跃的城市,二者各具其发展优势。香港佳士得高级副总裁张丁元及北京阿拉里奥负责人金秀炫具体阐释:首先,作为国际化大都市,香港与东方和西方都有密切的关系,具有良好的市场接纳度。其次,多元文化使得香港更具文化包容性,国际化友善程度最高;第三,香港的金融和贸易流通的程度更高,经济及语言体系的优势也更突出。北京的优势则体现在庞大的艺术家资源,以及具有充分购买力的大陆买家,而持续增长的中国经济也是其占据国际领先地位的重要保障。正是这些优势,使得业内人士相信,北京、香港都有可能发展成为下一个最具活力的艺术品交易中心。

70后的当代艺术板块,其作品价格逐渐的追上目前活跃在当代艺术市场上的一线艺术家,70后这次的价格飙高后,确认了所谓一线艺术家名单,这是市场普遍对他们的认可。名单基本价格一定超过百万,人数不会超过十人。当代的70后,尹朝阳表现很不错,他在匡时的〈赵棒之二〉就卖了537万人民币,他这次出现的作品量不少,但是都能成交。翰海春拍就上拍了3张尹朝阳,全部都成交。这次其他的70后也表现的非常好,香港佳士得的陈可、李松松,匡时的韦嘉,还有李晖、仇晓飞、宋琨、熊宇、高瑀。韦嘉的市价一直在20-30万人民币,这次在翰海的〈刺菁II〉会以185万人民币拍出实属特例,因为这张是他创作中非常重要的作品。

东南亚地区当代艺术的兴起也是一股不可忽略的力量,新加坡成为东南亚艺术市场的交汇点,苏富比东南亚艺术拍卖在1996年已经在新加坡举行。收藏家的巨大投入稳固地支撑着他们的同胞,维持着东南亚当代艺术市场的稳定。佳士得和苏富比将东南亚前卫作品加入到他们的拍品行列,刺激了收藏家的胃口,这个新市场的获利刺激了人们的购买欲望,首先是在亚洲,然后是全世界,东南亚艺术正在吸引着艺术市场的最大买家。

常玉 青花盆与菊

从之前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的路线,发展为整合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当代艺术共同发展的亚洲当代艺术市场版图,亚洲艺术市场正在沿着这条路向前推进。韩国藏家金昌一相信,“除了美洲和欧洲艺术家之外,亚洲艺术家同样具有强烈的存在感,吸引着艺术市场的关注。尤其是印度和中国的艺术家,具有巨大的潜能。我们需要一个舞台,来充分展示这些绚丽夺目的亚洲艺术作品”。

另外一个原因是「比价效益的影响」。与关良名列中国早期十大油画家的常玉,价格为什么能够高过关良?其实常玉是一个很特殊的例子,当时他在巴黎创作的作品被犹太人整批收购,随后出现在各个拍卖和画廊中,目前大部份的常玉作品已经转入台湾藏家手中,价格屡创新纪录;试想如果当初常玉留在中国境内并经历文革,作品数量绝对不会是现在的数字。常玉是第一代油画家中,唯一有出版过油画全集的,著录清楚,所以能卖那么贵是有道理的。他所有作品都在市场中流通过,这样的筹码表示交易量大,好画也都能在市场上找到。常玉的市场已经打下快30年的基础,藏家谈及作品来源都有清楚的脉络;相比之下关良等中国老画家尚未有足够的群体支持。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亚洲力量改变全球艺术市场版图太阳成集团:

关键词:

上一篇:匡时首创新型合作模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