匡时首创新型合作模式

作者: 艺术  发布:2019-05-16

海外征集是各大拍卖公司进行竞争的一个强有力的筹码,不仅仅是因为海外回流作品的新鲜面孔,还在于其较低的价格,但是随着中国艺术品高价频出,即使是在海外征集,委托方也会把价格定的很高,这就进一步加深了中国拍卖公司海外征集的难度。尽管存在这样的情况,拍卖公司还是把目光都放在了海外,并不惜成本一趟趟的去北美、日本、欧洲、东南亚等地征集。北京匡时拍卖也是如此,只不过相比较其他拍卖公司的全面撒网的征集,北京匡时开创了一种全新的征集模式-----牵手海外拍卖行代征集。这种共赢深度的合作模式在加强拍品竞争力的同时,也对匡时的拍卖业绩起到积极推动效果。

新年伊始,北京各大拍卖行就相继展开了新一轮的全球征集活动。近几年,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国际化趋势愈来愈明显,中国拍卖总成交额已赶超英美成为世界第一,国内同行间的竞争也愈加激烈,为赢得市场和买家的关注,“海外回流”几乎成为各大拍卖公司的必争之地。

匡时首创海外征集新模式

市场需求和利益的双重诱惑

太阳成集团,北京匡时自成立之初就注重海外征集,这和其老板董国强的个人关系息息相关,特别是在日本收藏古代书画的藏家,经过二十多年的时间,他们已经成为很好的朋友。而日本也是北京匡时历年海外征集的重中之重,在2009年,北京匡时实现了海外征集的新模式-----和日本亲和拍卖公司签约了一个常年的合作协议,即日本亲和利用本土拍卖行的优势,代替匡时在日本征集中国艺术品,而匡时则利用自身的专业优势,在中国进行拍卖。两者之间的合作已经进行了三年,呈现出的效果也是明显的,尤其是2011年夏季的日本私人美术馆藏中国艺术品专场拍卖会,是中国拍卖史上的一次重要的拍卖,全场百分百成交,成交总额达到了1.19亿元。对于日本亲和拍卖来讲,匡时方面的合作是帮助其在国内宣传,并联合举办拍卖会。

“海外回流”拍品由于其特殊的身份,每一次的出现都赚足了大家的眼球,高成交率和天价成交纪录使其成为拍卖市场的金字招牌。

除了在日本的这种合作模式,北京匡时亦在海外重要的地区设立办事处,目前为止,北京匡时共设立了三个办事处:分别是香港代表处、台北代表处、北美代表处。 2011年北京匡时拍出的元《崇真万寿宫瑞鹤诗唱和卷》,以1.012亿元的高价成交,就是美国旧金山回流的古代书法精品。

“海外回流”拍品近几年不断创造拍场神话,是买家竞相追捧的对象。早在2002年,由中贸圣佳在日本征集得到的米蒂的存世之作《研山铭》,就以3298万元高价拍出;2009年,多件海外回流书画作品过亿元,2010年春拍,张大千的《爱痕湖》在嘉德拍出1.008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同年,黄庭坚的《砥柱铭》在保利以4.368亿元创造中国古代书画拍卖纪录……2011年海外回流作品高价成交的更是数不胜数。据了解,目前各大拍卖公司的海外回流拍品占其全部拍品的一半以上,据粗略统计,仅2011年秋拍市场,北京保利、中国嘉德、香港苏富比、香港佳士得、北京匡时、北京艺融、北京华辰、广州华艺共推出海外专场26场,总成交额183336.405万元。

匡时海外征集的方式

海外回流作品在拍卖场上既叫好又卖座,其最大的特点是几乎没有在市场上露过面,没有价格上的心理障碍,所以大家很愿意去买。有需求就会有市场,虽然海外征集很辛苦,但是为了取得新的业务增长点,国内各大拍卖公司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开设海外回流专场,各自形成自己的海外征集版图,相互间也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

北京匡时海外征集的方式主要有以下三种:藏家、公开征集、行家。匡时和香港、台湾,包括海外这些古董商都保持一个比较好的关系,因为从古董商来讲,他们对行业的情况是最了解的,他们最清楚什么样的东西交给什么样的公司卖是最靠谱的,他们也会根据他们所了解的情况来选择什么样的作品交给哪一家公司拍卖。从这个方面来说,匡时六年来的成绩也是得到了很多的古董商,很多行家的支持。相比较从藏家和行家手里直接拿货,公开征集则是一种无法预知的情况,存在的风险也就较大。

一、拍品数量和成交额的竞争

董国强:海外征集中存在的问题

拍卖公司之间的竞争一直聚焦在总成交额上,2009年秋拍,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分别以15.78亿元和15.33亿元的总成交额首次超过香港苏富比等国际拍卖行(香港苏富比09年秋拍成交13亿),不仅实现了内地拍卖公司首度超越香港,同时也撼动了嘉德垄断多年的龙头老大的位置,内地拍卖行的竞争也愈加激烈:一方面是为了追求总成交额,各拍卖公司不断增加拍卖专场和拍品的数量;另一方面,为了提升品质,各拍卖行又绞尽脑汁,在全球征集“真、精、稀”拍品。

海外征集除了成本高之外,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诚信问题,而归根结底诚信问题就是结款问题,海外的拍品征集结款是要外汇结算,外汇结算首先要去报批一些外汇出入境的手续,这个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周期,再有一点,现在整个行业,整个拍卖市场、买家拖欠拍品款的现象,按照拍卖规则35天付款,这一条实际上现在已经形同虚设,大部分人都不能按照这样一个规定的付款期限来付款,但是海外的委托人更多的时候中国拍卖公司是要讲诚信,为了维护和海外藏家合作的关系,不得以的情况下要替买家垫付拍品款的,在这种情况下,拍卖行要做一个比较痛苦的抉择,是垫付钱,承担风险来赚取佣金?还是把东西还给委托方?

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迅速发展以及天价的不断出现,社会大众以及媒体对艺术品拍卖的关注度空前高涨,指数和排行榜也一度成为衡量拍卖公司好坏的标准,虽然业内人士不以这个为考量依据,但是社会舆论的影响不容小觑,为了追求成交总额,各大拍卖公司不断增加拍卖专场和拍品数量,拍卖图录也从几年前的两三本增加到现在的七、八本甚至几十本。据悉,北京保利2011年秋拍共推出53个专场, 上拍总量7660件,总成交49.4亿元;中国嘉德推出36个专场,上拍总量4988件,总成交38.58亿元;翰海推出28个专场,上拍3463件,总成交21.25亿元;北京匡时推出22个专场,上拍2783件,总成交18.1亿元。

匡时是如何在海外征集的竞争中取胜

有业内人士表示:前几年每到拍卖季,很期盼拍卖公司寄发的图录,翻看图录时也会很兴奋,但是最近两年,每到拍卖季就会很恐惧,家里整箱整箱的拍卖图录,堆起来有一面墙那么高。著名艺术品经纪人翟建民更是形象的描述:“现在的艺术品市场像极了‘超级市场’,2011年秋拍,仅我收到的瓷杂图录叠在一起就有11米高,太吓人了。”

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拍卖公司之间的竞争都是存在的,而且是激烈的,比如藏家委托了三家拍卖公司,这三家拍卖公司是同时拍卖的,另外两家公司已经收到钱了,而唯独一家拍卖行没有付钱,那么对于拍卖行来讲,存在的压力就更大了,而要想在这种竞争中取胜,拍卖行就不得已先垫付钱款,最后在去催买家付款,这通常也是拍卖公司取得藏家信任的一个重要手段,目的就是为了下次的合作能够顺利。董国强坦言:“匡时成立六年我们赚多少钱?要等我把公司关了,我把所有的欠帐追回来,到那个时候才能核算我到底赚了多少钱”。就是因为这种情况的存在。除了这一点,北京匡时较多借助的是专业的态度和诚信的付款,这是其能在海外征集中取胜的重要原因。

拍卖公司担心客户会凭借成交额来判断公司的好坏,进而决定委托拍卖或者进场竞买。过度的担心以及拍卖公司之间对成交额的竞争造成拍卖数量的增加,造成恶性循环,对整个行业的发展不利,同时也让藏家感到困惑,不知所措。“看到那么多图录,自己都没有兴趣看第二遍,但是为了成交额,没有办法。”东正拍卖公司董事长郑建生无奈地说。

北京匡时2012海外征集

二、抢“货源”

前几日的微博上,匡时董国强的一条微博引起了众人的讨论,他在微博中提到2012年海外征集相比较以前更难。通过联系了其他各家拍卖行的业务人员,也均有同样感慨。2012海外征集刚刚开始,最后的结果还在春拍来验证。

文物艺术品是一种含有极高历史、艺术、文化、经济价值,且不能再生的特殊商品,卖一件少一件,因此,“货源”成了拍卖行的核心竞争力,如何“找货”“找好货”是每家拍卖行最关心也最头疼的事。

北京匡时2012春拍海外征集计划于元月启动,并再次加大了海外业务拓展力度。香港代表处、台北代表处、北美代表处都将展开征集活动,征集范围遍及北美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欧洲伦敦、巴黎等艺术中心,日本以及华人收藏家较为集中的东南亚地区如新加坡等。其中1月4日至8日,北京匡时董事长董国强先生将带领专家小组第三次奔赴北美举办公开的大型征集活动。另外据匡时市场部介绍,三月份,北京匡时董事长董国强先生将带领专家小组依次奔赴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首站紐約,征集时间为3月27日至28日;征集第二站为旧金山,征集时间为3月31日至4月1日;征集第三站为洛杉矶,征集时间为4月4日至4月5日。

拍卖公司的货源主要有三种渠道:藏家、行家以及面对大众的公开征集,行家手里的货出几次就没有了,而面对大众的公开征集不确定性因素又太多,因而藏家资源至关重要,可以说谁掌握了收藏家,谁就先一步赢得了市场。然而,国内珍品收藏集中在少数收藏家手里,且大藏家出手率很低是国内征集拍品困难的主要原因。匡时董国强曾形象地描述说:“以前,拍卖公司请收藏家吃饭,都是告诉他们,我们今年收了什么好东西,您是不是来看看。现在拍卖公司请收藏家吃饭,话题都是,您手里的什么宝贝是不是今年拿出来在我们这里拍?”可见国内拍品货源短缺,征集难度之大。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为了找“货源”,各大拍卖行纷纷将目光投向海外,挖掘海外市场。目前,海外主要征集面对的是华人收藏家,主要集中在港台地区、日本、东南亚以及北美等地。

2009年,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相继拓展海外业务,加强海外征集力度,并先后在海外主要国家和地区建立办事处。2012年新春伊始,各大拍卖行就公布了新一轮的海外征集计划,时间上,谁也不甘落后,2011年秋拍大幕刚落,龙年征集活动就已经在准备之中了,2012年元月开始,北京匡时海外征集活动启动,征集范围遍及北美的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欧洲的伦敦、巴黎等艺术中心,以及日本和华人收藏家较为集中的东南亚地区;2月初,北京保利在执行董事赵旭的带领下,进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海外征集计划,覆盖全球十六国,除日本、东南亚,还将首次赴韩国、泰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地;2月25、26日,嘉德洛杉矶征集也将启动。

除每年至少两次的海外公开征集外,各拍卖公司还争相在全球中国艺术品集中地区和国家建立代表处,2011年初,匡时增设北美代表处,年底,中国正式在纽约公园大道靠近59街的地方开设分公司,今年3月,保利也将在纽约建立代表处。

对于海外征集,谁都不甘示弱,不仅是这三家大的拍卖行,近几年,中小拍卖行也开展海外业务,虽不成规模,但是跟随大部队的脚步,也想在这大的市场洪流中分得一杯羹。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匡时首创新型合作模式

关键词:

上一篇:东瀛涌动中国艺术品拍卖热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