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秋拍:金山铸斋藏中国集古及流派印谱专

作者: 艺术  发布:2019-05-04

中国嘉德2014秋拍,古籍部有幸从东瀛请回金山铸斋旧藏印谱共计176部,从明代张学礼1589年选编的《考古正文印薮》到1996年艺友斋监制《印史留遗》,本场印谱辑拓时间跨度达四百多年,集古和流派印谱各占半壁江山,名家旧藏、原石鈐拓,名品汇集,洋洋大观,呈现了一部丰富而详尽的印学史。

图片 1

金山铸斋(1916—没年不详)本名寿夫,号金寿、丁人石室。师从日本著名书法家、汉学家、书法理论家西川宁先生,喜集藏中国金石书画及明清印谱,和日本书法篆刻艺术泰斗小林斗盦先生师出同门,1977年他和小林斗盦一起合作编写了《金石书画印章史展图录》。

《十钟山房印举》历来被学界认为“世无定本”,其自同治十一年至光绪十年13年间,经陈介祺多次编订,数易其稿,苦心经营。然而,直至陈介祺离世前都没有编纂完成,所以《十钟山房印举》没有定稿本。

咸同以来,金石学超过经学,成为热门。众多名流鸿儒参与金石考古,鉴藏古物,考释文字,辑录金石拓片成为时尚潮流。高者证佐经史,其次准绳篆刻,再其次亦足怡性悦情。

图片 2

末代帝师陈宝琛为榕城望族。受其父其影响,陈宝琛亦喜金石收藏,辑录有《澂秋馆印存》《澂秋馆藏古封泥》等书。罗振玉在《澂秋馆印存》序中评价此谱所收古玺印:“今谱中之冀州刺史尤为印林鸿宝,宇内无第二品者。”读罗氏序文可见此谱之珍且佳。

陈介祺是清代的著名收藏家,尤爱金石文字的搜集与考证。他不惜巨资搜集文物,商周青铜器、古玺印、封泥、古陶器、秦汉铜器及权量诏版、镜鉴、刻石、砖瓦均在其收藏范围之中。陈氏古玺印藏品7000余方,为清人私家藏古玺印最富者,其将自己居住的一处地方命名为“万印楼”,希冀所藏古玺能逾万方。《十钟山房印举》以其自藏古玺印为主,同时还收集了李璋煜、吴式芬、吴云、吴大澄、李佐贤、鲍康诸家的藏印。

罗振玉精鉴藏,在甲骨文的收集研究、铜器铭文的编纂印行、简牍碑刻等古文字资料的搜罗与刊布等方面具有极大的贡献。本场有罗振玉辑藏《凝清室所藏周秦玺印》、《罄室所藏玺印》、《赫连泉馆古印存》等印谱共四套,其中一套8册《罄室所藏古玺印》为罗振玉于1911年辑拓自藏古玺印而成,辑录古玺印498枚。是谱在当时仅钤拓10部。

图片 3 展开剩余71%

《齐鲁古印攗》和《续齐鲁古印攈》为清末印坛名著。《齐鲁古印攗》是山东潍县人高庆龄辑录。《续齐鲁古印攈》为其外甥郭申堂辑拓。高曾任潍县令,酷爱金石,喜收藏,其历时三十余年,收藏山东出土的三代、秦汉古玺印,精选六百余枚,于光绪九年(1881)钤拓成《齐鲁古印攗》,当时仅钤印十部。

钤印本的《十钟山房印举》现存主要有两种版本来源:即“壬申本”与“癸未本”。均为陈介祺生前所钤印写定。壬申本有“壬一本”和“壬二本”之分。壬一本中,每举首页刻有“十钟山房印举”、“同治壬申海滨病史六十岁作”字样。壬一本纸面光滑,色微黄,即何昆玉所言以“广纸”所印十部者,但由于钤拓泥油过润,以致朱文失之于肥,白文又患之于瘦。而在壬二本中,每举首页刻有“十钟山房印举”、“同治壬申海滨病史六十岁作”字样,白色厚棉料“苏纸”本,板框较壬一本略短狭一二分,但由于此本纸张印泥配合得宜,较好地保存了原印字形,像此前出现在市场上的一部徐世昌旧藏的24册部《十钟山房印举》,就是非常典型的“壬二本”。

《汉铜印丛》为安徽歙县人汪启淑编辑。汪启淑居于杭州,汪启淑是清代著名的藏书家、金石学家、篆刻家,自称“印癖先生”,嗜好收藏古代印章,搜罗周、秦迄宋、元、明各朝印章数万钮,于乾隆17年(1752)辑录成六册本《汉铜印丛》,谱中所收精品颇多。 钱塘人朱枫喜好收藏古玺印,于1781年将自己收藏的汉代官私印175颗拓印编辑成《印徵》。

在《十钟山房印举》收藏中,往往贯穿着早期金石收藏家之间的趣闻轶事。陈介祺在编辑《十钟山房印举》印谱中,先得小型本若干,后准备重拓大本十部,但缺少资金,在这个时候吴湖帆先祖吴大徵汇银300两以促成。事后陈介祺以三部大本回赠,又专拓两面印12册,玉印一册以酬谢。吴湖帆后将专拓两面印12册送给了陈巨来。陈巨来先生性格狭隘,在《安持室人物琐记》中对海上诸家皆有微词,独对湖帆、大千两家多溢美之词,可见受吴家的厚惠之深。西泠印社收藏有100册大开本的《十钟山房印举》,是张鲁庵花费了800两白银从吴湖帆处购入了这套印谱,并在1962年10月,连同其他432部近2000册历代印谱、1525方名贵印章,入藏西泠印社。

嘉庆时钱塘人金棫积千钮于1816年为谱成《松崖藏印》。根据谱中金棫自跋可知,其藏印主要来自于汪启淑的《汉铜印丛》和朱枫的《印徵》。

陈介祺先后编次十余年,散出各种版本,仅国家图书馆就有五十册本、一百零八册本、七十册本、二十二册本、二十册本、十六册本、十四册本、八册本、八十一册本、一百九十一册本等。而目前绝大多数的钤印本都收藏于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上海图书馆等收藏机构,以至于业界有“惜举例数易稿,率未董理就绪,故不能尽明其旨,美犹有憾”的喟叹。

嘉兴张廷济,嘉庆时期金石学家,于1835年辑录自藏古印456枚成《清仪阁古印偶存》,当时仅钤印二十部。

张廷济清仪阁的藏印后来大部分被吴云得到。吴云将自己的藏印和清仪阁藏印合在一起,请当时两位著名的金石家婺源戴行之、嘉兴汪岚坡,于光绪壬戌年(1862)编纂成《二百兰亭斋古铜印存》六册十二卷,当时仅拓印20部。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嘉德秋拍:金山铸斋藏中国集古及流派印谱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