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病逝留3.太阳成集团8亿遗产 子女未尽孝却

作者: 艺术  发布:2019-05-02

  原标题:华裔收藏家病逝留3.8亿遗产,子女30年未尽孝却花15年打官司

来源丨律事通

太阳成集团 1两个亲兄妹为6000万美元遗产,15年里互相指控,如今官司终于落幕。

最近热播剧《继承人》博得不少好评,虽然自称是律政剧,但是男女主角的感情纠葛与身世之谜仿佛更吸引观众,谁让吃瓜群众和主角一样都有一颗想知道事情真相的好奇心理呢。追剧的同时也不得不吐槽豪门中怎么就那么多错综复杂的身世之谜呢,由此来说让你证明“我妈是我妈”也是有道理的了。电视剧虽然狗血,可是现实远比电视剧狗血,下面就介绍一些情节惊人的现实版遗产案。

  近日,纽约法庭判定已故收藏家王己千遗产案,其82岁的女儿王娴歌继承6000万美元(约合3.8亿人民币)遗产,其儿子王守昆和孙子王义强败诉。

女富豪龚如心巨额遗产案

  官司落幕,而长达15年的家族恩怨却难以愈合。收藏家去世后,巨额遗产引发的官司纠纷屡见不鲜,即使已有遗嘱也会引出多重争议,人性在金钱面前闪烁出多重色彩。

  分离30年亲兄妹打15年官司

“小甜甜”龚如心(因其常以两根辫子之特别造型露面而得此名)是香港华懋集团前主席王德辉的妻子,曾是香港最大的房地产商之一。在她执掌下,华懋集团得到迅速发展。龚如心在全球最富的女性中排在第50位,同时她还在全英国所有女富豪中排名第一。身为前亚洲女首富的龚如心,生前争他人遗产,死后别人争她的遗产,前后十八载,豪门家族的财富纠葛,令世人唏嘘。

  2003年7月,97岁的华裔中国画收藏家在纽约病逝,留下的大约200多件中国古画与卷轴收藏品成为子女争夺的目标。

其丈夫失王德辉失踪7年后,王德辉的父亲王廷歆向法院申请儿子死亡, 提出王德辉早在1968年就立下遗嘱,指明自己是遗产唯一受益人。龚如心随即拿出了一份王德辉于1990年亲笔书写且签字的遗嘱,该遗嘱表明龚如心才是其财产的合法继承人。围绕王德辉的遗产案在这一对公公和儿媳之间前后争夺了8年。龚如心所持遗嘱先是被法院裁定伪造,而后龚如心继续上诉,最终在2005年9月,终审法院宣判龚如心胜诉,使她继承了亡夫全部约400亿港元的遗产。

  王己千1907年出生在苏州书香门第,先人中有多位书画家与文学家,王己千也很早开始学画画,也因此开始了收藏之路。他透露,旧中国没有博物馆,一般收藏家视藏品为传家宝,不轻易示人,他为了提高画画水平,只好攒钱买好画观摩。“我的收藏,既不为名,又非为利,是从学画的目的而开始的。”

身心俱疲的她在2007年4月因病去世,按照龚如心2002年定下的遗嘱,华懋慈善基金被认定为其830亿港元遗产继承者。不过,一个名为陈振聪的风水师在龚如心去世两天后突然出现,自称是龚如心多年的恋人和受益人。他还通过律师表示,自己手中有一份龚如心2006年立下的遗嘱,其中提到将财产都留给他。2010年2月2日,香港高等法院做出裁决,宣布龚如心与陈振聪的关系仅属客户与“风水师”,陈振聪持有的2006年遗嘱中龚如心的签名属于伪冒,以伪造遗嘱及行使虚假文书两项罪名,被判处监禁12年。华懋慈善基金一方胜诉。

太阳成集团,  日积月累,王己千的藏品越来越多。纽约时报曾撰文称,王己千是当代最重要的中国画收藏家之一,藏品涵盖宋元明清不少名迹,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家博物馆早期中国画代表作。王己千在美国期间也一直寻找散失的名迹,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中国绘画馆,有一间以王己千名字命名的家族展厅,专门展出其收藏的中国书法与绘画,包括王己千捐赠与售卖给博物馆的藏品。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香港律政司从2012年起就以遗产守护人身份要求法庭解释遗嘱条文,包括确认华懋慈善基金为受益人还是信托人。龚仁心(龚如心的弟弟)等董事局成员坚持基金是唯一“受益人”,几经上诉,最终在2015年5月18日被裁定只属遗产信托人(受益人享有对遗产的自由支配权,信托人则在资金使用上受到很大的约束和监管)。也就是说法院认定龚如心近千亿遗产成立遗嘱信托基金,华懋慈善基金是该信托的受托人,而非遗嘱的直接受益人。最终遗产按照她在遗嘱中的指示全部用作慈善。

  AI财经社发现,争夺遗产的兄妹俩有长达30年的陪伴断层期。据媒体报道,王己千有3女1子,1949年夫妇俩带着两个幼女移居美国,留下大女儿与儿子王守昆照看孩子祖母。来美的二女儿在上世纪60年代去世,大女儿同期赴美,没有直接参与遗产争夺。儿子王守昆1979年赴美,彼时51岁,与父母、妹妹王娴歌分离30年。

季羡林之子季承诉北京大学返还季羡林文物、字画案

  纽约时报报道称,这场遗产争夺的关键在于,这对子女在父亲赴美后生活境遇大不相同。

太阳成集团 2(王己千及其家族成员,前排右二为其儿子王守昆,右四为女儿王娴歌)

季羡林是中国著名的文学家、语言学家、教育家、国学家、佛学家、史学家、翻译家和社会活动家。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是北京大学唯一的终身教授。

  王己千与儿女的关系也十分微妙。1979年王守昆赴美后帮父亲管理账目和生意,父亲每月给1.2万美元。但1998年,王己千辞掉儿子,让女儿王娴歌和其丈夫代管账目。

季羡林先生曾于2001年7月与北京大学签订一份捐赠协议书:将属于季羡林个人所藏的书籍、著作、手稿、照片、古今字画以及其他物品捐赠给北京大学。赠品将分批分期移交受赠与人指定的北京大学图书馆,直到协议所列各项全部赠品移交完毕。2008年,季羡林又手书表示文物并非捐赠,并委托其子季承处理文物,书嘱“全权委托我的儿子季承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务”,由此季承认为其父先前捐赠给北大的649件文物应归还他由他处置。2012年季承起诉北京大学要求返还珍贵文物、字画,标的额高达1亿元。案件一审季承败诉,法院认为季承无权撤销属于公益性质的诉讼。季承不服提起上诉,3月6日庭审时他表示,季羡林的字画藏品仅是暂存在北大,并非是公益捐赠给北大。4月14日上午,本案二审第三次开庭,82岁的季承亲自到庭。他向记者透露,前述的关键证据北京大学仍未提供,“我坚持以前的上述意见。不认可2001年签订的那份协议。对此案将一直申诉到底”。

  王娴歌对媒体声称,父亲把哥哥赶走了,哥哥200万美元的房产都是从父亲那里偷来的。2000年,王己千立下遗嘱,让王娴歌为遗嘱执行人。

画家许德麟遗产案

  但局势很快反转,2003年,王己千修改遗嘱,剥夺女儿遗产继承权,指定孙子王义强为遗嘱继承人,把遗产留给儿子和孙子。王义强对媒体透露,王娴歌和其丈夫拿走了爷爷几乎所有的藏品,价值数千万美元,爷爷是让小姑气死的,其中的北宋武宗元《朝元仙杖图》是爷爷最喜欢的,他们不给,爷爷二月就犯心脏病还跌倒四五次,这对他打击很大。

  眼看官司漫长,兄妹俩又偷偷转移藏品,上演偷窃与走私戏码,并相互指控谩骂。

许德麟是我国著名国画家、书法家、书画鉴赏家,是齐白石的弟子。上世纪三十年代,许德麟与王龄文结为夫妻,共育8个儿女。2011年8月,许老去世,留有自书遗嘱:“我的一切文物、字画及所有财产归我夫人王龄文所有。”对于遗嘱的真实性,子女们产生分歧,有的认同,认为按照遗嘱继承,财产归母亲王龄文所有;不认同的则要求按照法定继承分配财产。2012年7月,三子许化夷将母亲王龄文和大哥许化杰、二哥许化儒诉至法院。该案备受关注,不仅因为许德麟身份显著,而且因为遗产标的巨大,其中涉及的遗产包含72件名家珍贵字画(含齐白石书画24幅),3把紫砂壶,被媒体号称“价值21亿元”。

  王娴歌指控哥哥与侄子,说亲眼看到他们从曼哈顿一个家庭收藏处拿走两袋古代书法手迹,指控其低价处理藏品,伪造销售记录,甚至谎报藏品价值,要求追讨索赔。王守昆则指控妹妹和妹夫,说他们把父亲的93幅藏品转运到马来西亚亲戚那里。

2014年10月,法院一审对王龄文提供的遗嘱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认为应按照遗嘱继承办理,即许德麟遗留的全部遗产均应由王龄文继承。判决后,儿子许化夷、许化杰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2015年9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一审审理事实需要进一步查清,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16年7月,二中院重审认为,王龄文所提交遗嘱符合法律规定的自书遗嘱形式要件,合法有效。原告不服,再次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王龄文继承遗产的判决结果。这起历时四年历经四场诉讼的遗产继承案,最终以遗产归妻子王龄文继承尘埃落定。

  2017年4月,法院宣判王己千患老年痴呆症,其被操纵立下给儿子和孙子的遗嘱。近日法院宣判女儿王娴歌继承6000万美元遗产。美国国税局表示,他们还拖欠2000万美元(约合1.2亿人民币)税款,必须在9个月内完成缴税手续。

侯耀文遗产案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收藏家病逝留3.太阳成集团8亿遗产 子女未尽孝却

关键词:

上一篇:师界弘——心游圣域 循道弘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