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傅抱石绘画展开幕

作者: 艺术  发布:2019-04-14

 

据介绍,国内收藏傅抱石存世作品最多的是南京博物院,该院收藏“傅画”365件,几乎囊括了傅抱石每个时期的代表作。据悉,收藏傅抱石作品的还有傅抱石纪念馆、江苏省国画院、日本的画院、傅抱石家属和傅抱石生前好友。

 

傅抱石自幼喜爱书法、篆刻和绘画,1933年在徐悲鸿帮助下赴日本留学,1935年回国,在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抗战期间,傅抱石定居重庆,1946年迁回南京。在重庆期间,傅抱石住在沙坪坝金刚坡,这期间,他常在画上题署“金刚坡下山斋”,金刚坡时期是傅抱石艺术创作的鼎盛时期。1942年,傅抱石在重庆举办“傅抱石壬午重庆个展”,展出的一百幅画作中许多作品他都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详细著录创作经过,他曾在自序里详细记录《洗手图》的创作过程, “这是东晋桓玄的故事。这位桓大司马,和顾恺之、羊欣是好朋友,常常请两位到家里辩论书画,他坐在一旁静听,这行径已够有味了,且在宴客的时候,喜欢把书画拿出来观赏,有一次某客人大约吃了‘油饼’没有揩手,把书画污了,他十分生气,以后,凡有宾客看书画即令先洗手再看。”根据这段画史,傅抱石创作了《洗手图》。而重庆画展之后,《洗手图》不见了踪影。

 

《洗手图》成了思敏的珍藏,在2008年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思敏展出了这幅《洗手图》,可这幅傅抱石画作被定名为《洗手图》还经过了一番“纠缠”。1994年,为纪念傅抱石诞辰90周年发行了一套纪念邮票中就有一幅《洗手图》。邮票上的《洗手图》是竖幅,只有观画者并无洗手人,而傅抱石《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写到“我在五尺对开的宣纸上,经营一张横画。画四人观画,一人正在洗手,而桓玄则庄重地望在屏风之旁。”思敏找到了傅抱石的儿子傅二石,展开了这张五尺横幅的《洗手图》……经过反复鉴定,竖幅的《洗手图》被更名为“读画图”,思敏收藏的这幅被正式认定为《洗手图》。2004年,思敏得到傅二石的授权,在纪念傅抱石诞辰100周年之际,发行了一套《洗手图》个性化特种邮票,邮票上有两幅傅抱石先生的照片也是傅二石专门为这套邮票提供的。

 

傅抱石的作品流传下来的据称有三四千幅,而在傅抱石自序、笔记中记录过的只有四百多幅。傅抱石对自己的作品拿出来“见人”十分谨慎,他曾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写道:“我是怕见人的人,我的画尤其怕见人,只要可能,总使它不见人为妙。”自序中他这样记录《送苦瓜和尚南返》:“正月间,我已画过一次,画面布满摇落的树,远远的河边点缀博尔都和石涛两人。就技法论,这幅我甚为满意。当时我只题诗中‘况此摇落时,复送故人去!’二句,不久,承倪遂吾先生见赏,收藏以去。这以后,我不知画过多少次,结果无一次满意。”

  经过专家考证,傅抱石存世作品,包括没画完或基本画完但未落款的,总计约3000件左右,全部画作中可报出画名的约1000多件。这些作品中60%在国内,40%散落在海外。有专家指出,傅抱石创作时,不好的肯定要撕掉,有希望画好的,往往画到一大半就放在一边,等下次接着画,有的落款也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存世作品数量的减少。因此,其作品近些年日益受到海内外藏家的关注和追捧,拍卖价格一路走高。

“好!”

  采访在省博物馆一楼贵宾厅进行,70多岁的傅二石,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秉承了父亲那种自然放达的性情,他天性直率,诙谐幽默。

专家指出,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这种“揭纸”情况之外,傅抱石画中造型和笔墨几乎完全一样的人物是不存在的,山、水、树、石部分的“克隆”则更不可能。此外,专家提醒收藏爱好者,在对傅抱石画作进行鉴定时,切不可轻信印章和款识。两年前,有一个地方举办的“傅抱石金刚坡时期作品特展”宣称展出65件作品。后来经专家鉴定,展出的作品竟然都是赝品,但如果仅凭印章和款识辨别,这些作品都能蒙混过关。

 

郭彤表示,从已经结束的嘉德秋拍不难看出,近现代书画部分,以一流大家为主体的主流市场大放异彩,齐白石、傅抱石、林风眠、徐悲鸿、张大千等大家的名品频频创出高价,可以说近现代书画市场已经进入“名品时代”,经过多年培育的市场逐渐分出层次,高品质是艺术品价格的最核心因素;同时,目前市场与学术潮流的结合更加紧密,而作品的艺术品质永远是拍卖市场的生命线。

 

“估价1300万元,从1000万元开始叫价,每轮加价50万元,经过数轮买家激烈争夺,最终以1848万元成交。”日前,傅抱石以“夜雨”为主题的作品《巴山夜雨》在中国嘉德秋拍上,拔得近现代书画头筹,一展名品风姿。

  “往往醉后”并不是一枚简单的印鉴

展览结束后,保利希望这两幅傅抱石金刚坡时期的画作能参与拍卖,思敏拒绝了。他认为,目前还不具备出手的条件,而且他与这两幅傅抱石画作还有着一段难以割舍的情缘。

 

近现代书画进入“名品时代”

7月9日,由省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主办的“江山多娇——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绘画精品展”在省博物馆举行。开幕式结束后,记者对傅抱石先生之子、著名山水画家傅二石进行了独家专访,他向记者讲述了傅抱石绘画及生活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于是,《洗手图》拍出了这一场拍卖会上的最高成交价,50万元。思敏说:“50万元在当时也不是个小数目,能买下一座别墅了。”

  傅二石介绍说,此次展览精选了傅抱石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的作品78件,系统展现了傅抱石的绘画艺术历程、风格和特色。傅二石说:“1979年,母亲罗时慧将父亲傅抱石的380余件作品慷慨地捐献国家,并入藏南京博物院;2007年1月,我们兄妹6人又将珍藏的父亲的写生画稿、著述手稿、自用印章等再次捐献国家。 ”

 太阳成集团 1

 

《送苦瓜和尚南返》

  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1980年,思敏在兰州见到了这幅《送苦瓜和尚南返》,原装原裱,对方开价一万元。这对于当时每月工资只有50元的思敏来讲,是个天文数字。1984 年,思敏来深创业,一路在商海打拼,心里却还惦记着那幅《送苦瓜和尚南返》。1988年,思敏专程去了趟兰州。这一次,这幅画已经涨到了十几万元。思敏手头有几万元,他找来一个朋友想合伙买下这幅画。谁知这个朋友躲开他偷偷买下这幅画,带回了天津。

 

《杜甫诗意图》6002万港元成交

太阳成集团 2

他问好友、著名画家周韶华:“这幅画怎么样?”

  由于傅抱石离世较早,与同一时期的齐白石张大千相比,存世作品数量较少,因此尤其珍贵。在拍卖市场上,傅抱石的作品更多次创下天价。11月22日,中国嘉德2009秋季拍卖会上,傅抱石的《巴山夜雨》以1848万港元成交。同年11月29日,香港佳士得举行秋季太阳成集团,拍卖会,一幅傅抱石的《杜甫诗意图》以6002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傅抱石作品的拍卖纪录。

金刚坡时期作品出击秋拍市场

 

记者姜媛

 

本报记者 胡云涌

 

苦追20年

  近百幅作品中,傅抱石创作了很多表现抚顺西露天煤矿的作品,如《煤都壮观图》等。傅二石说,1961年8月4日,傅抱石前往抚顺参观著名的西露天煤矿,面对眼前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引发了他强烈的创作冲动。但这既不是青山绿水,又不是奇岩古树,满眼都是一些不适合中国画笔墨表现的铁轨、煤层、煤车等。面对难题,傅抱石勇敢挑战,他不管前人画没画过,值不值得画,他就是要表达对煤矿工人的爱与敬,傅抱石凭着对中国画笔墨的理解,采取多变的点染、留白等手法,反复尝试,摸索出一种新的表现方式,8月16日终于完成了《煤都壮观图》。画面上,有煤山、厂房、大吊车、电线杆、烟囱、挖掘机等,也有运煤的汽车和火车呼啸而过,既画出了露天煤矿开采后煤山的壮观,又呈现了繁忙热闹的现代工业景色。他用自己的真诚、才华、激情,记录了其所在特定时代的社会生活,为后人留下了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从而与古代山水画追求的萧寒、超脱、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形成了根本区别。有专家称,傅抱石成为在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先从“纸”入手

  傅抱石1904年生于江西南昌,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和美术理论家。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傅二石说:“在父亲心目中,女儿是玉,儿子是石,他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哥哥傅小石,之后他想要个女儿,但没想到又是一块石头,这就是我傅二石。 ”

近期,从南京博物院精选出的《听阮图》、《潇潇暮雨》、《山鬼》、《强渡大渡河》、《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词意》等30幅名作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 “纪念傅抱石诞辰105周年回顾展”上一露真容。郭彤指出,正是由于傅抱石作品的很多精品都被博物馆收藏,因此市场上能够流通的数量就更加稀缺。此外,有专家指出,傅抱石创作时,不好的肯定要撕掉;有希望画好的,往往画到一大半就放在一边,等下次接着画;有的落款也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存世作品数量的减少。“因此,其作品近些年日益受到海内外藏家的关注和追捧,拍卖价格一路走高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1961年傅抱石来到东北写生,曾经到过辽宁的沈阳、大连、鞍山、抚顺等地,此次展览有表现鞍山的《假日千山图》,表现大连的 《大连星海公园图》、《老虎滩渔港图》等。

款识也没有很大的佐证力量。特别对穷款(很少的落款)或题识不多的款书,收藏者在鉴定时要十分小心才行,如傅抱石在上世纪40年代前后喜用的篆书款就被很多造假者模仿。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傅抱石绘画展开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