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韡:艺术家的角色是心脏而不是大脑_艺术家资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4-30

颜色这个时代的结构性空洞

《看!书》是一系列由书籍搭建的几何体,它们色调灰白,形态静谧,有点像废墟。

2000年之后,后感性的一支变成了对伤害的迷恋,力图在社会新闻里制造话语奇观。另一支则如刘韡、杨福东、俆震等人,走向了对艺术和现实的微观调研。

刚开幕的刘韡:颜色展,其实已经准备了两年。刘韡长于空间驾驭,U CCA的展场被充分调动,在大型装置的配合下,连屋顶的弧度和线条也变得活络有声色。对刘韡而言,整个展厅是一件作品,意义难以言表,需要观者自行体验、感知。

作为当代艺术的观众,当我们试图透过作品去寻找某种隐秘的概念或知识时,刘韡巧妙地避开了我们。

《转变》是一个影像装置。刘韡说,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它辐射出的光色,肆意地影响到了所有的东西。对我来说这就是资本的方式,或者资本主义的本质。

《迷中迷》,综合材料,尺寸可变。

《迷中迷》是由各种材料建起的一座丛林,很难理解这样由帆布绷出的高大立方体为什么会出现在美术馆,高士明把它们称为就地装配的形式的肉身,它们就像一些掩体,掩盖着这个时代的结构性空洞。

《看!书》,书、木头、钢。

刘韡1972年出生于北京,199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上世纪90年代末,他曾和邱志杰、杨福东、徐震等人同为后感性小组的成员。1999年,后感性:异形与妄想展在北京芍药居一个地下室举行。

后感性小组成立之初,是为了对抗当时愈来愈干涩的观念艺术,以及艺术里愈来愈简单粗暴的社会批判。批评家皮力说:我理解的后感性反对观念艺术,是反对一种很直接、简单的、象征主义的、非黑即白的社会批判方式。这是站在非体制的角度扮演体制化的角色。他们的反观念姿态又跟非常强调视觉上的可能性有关。

后感性拒绝非黑即白的社会批判

虽然作品的外在形式已很不同,从1990年代末到现在,刘韡一直通过视觉艺术的方式反对观念化,他说:我希望把所有的知识去掉,把艺术还原成最基本的状态。

形状奇特的镜面、每五秒变换颜色的大屏幕、被切割和拉伸的洋铁皮、书籍堆积的几何形状、由绿色帆布和铁架搭建的掩体进入展场的观众仿佛走入了刘韡式的迷局,在光的反射和意义的错纵里晕眩、走失。2015年2月6日,大型个展刘韡:颜色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行。这是UCCA做过的最任性、最写意的展览。批评家高士明评价道。高士明说,刘韡的工作室带有城乡结合部式的旺盛的生产力,而今,这种生产力被转移到了798,占领了这个我们认为高洋上的大展厅,并在这里扎下了根。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刘韡:艺术家的角色是心脏而不是大脑_艺术家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