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不知老将至”——父亲、军人、画家盛杰

作者: 艺术  发布:2020-04-16

军旅画家盛杰远简介:

盛杰远,字钱塘,号石空山人,1932年生,浙江杭州人。

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军旅专业画家[正高职称]、中国美术家协会资深合员,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红旗将军书画研究院院士、中国美术工作联合会委员。

致力于中国山水画,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水墨与彩墨探索数十年,成就卓著。其作品个性突现、雄浑华滋、气韵生动、品味高尚、具有极强的艺术性、学术性、前瞻性和本我性,系当代最具影响力和代表性的中国山水画家之一。

植根于艺术沃土

一九三二年农历十月十日,在杭州西子湖畔荷花池头,国立艺专的教工宿舍内,诞生了一个小男孩,他就是这个动乱年代艺术摇篮中的盛杰远。长期在艺专任职的父亲在欣喜之余,忙请算命先生为儿子排了八字,说五行中缺木、火二行。于是,父亲就给他起了个小名,叫炜森,又按盛氏宗祠家谱排下来,学名杰远,可家里人都习惯地叫他阿炜。

由于家庭环境的熏陶,杰远从小就喜欢画画。六岁时,父亲把他的习作带到国立艺专,请潘天寿先生[注1]指点,潘先生说:这孩子有灵气,将来可以造就的。同时指出学习中国画,要先学用笔、用墨,只有笔墨基础打牢了,才能把中国画学好,一席话对小杰远的启发很大,使他终生难忘,他经常到父亲办公室里去观看父亲和雷圭元[注2]、李霖灿[注3]诸前辈拓拓儿[杭州方言:闲聚挥毫助兴]。

在这得天独厚的艺术氛围中,盛杰远一边勤奋地临摹古画,一边学习艺专老师们的作品,加上父亲的不时指点,使他在学习传统绘画方面奠定了较好的基础。就这样,杭州国立艺专西子湖畔这块艺术沃土养育了他,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艺术的种子。

盛杰远小时候是比较淘气的,经常出没在孤山哈同花园国立艺专的校园内,与小朋友一

起爬树,做游戏,一起玩捏泥人。有一次被刘开渠先生[注6]看见了,拍着他的肩膀说:你长大了可以当个雕塑家。

数十年后,为了办画展,盛杰远去刘老家中,请他题盛杰远画展五个字,刘先生夫人程丽娜说:阿炜不当雕塑家,成了画家了。刘老风趣地说: 反正阿炜与艺术有不解之缘,我没有说错的。

盛杰远六岁学画,八岁学戏,因为家庭的熏陶,在杭州国立艺专任职的父亲既爱绘画又酷爱梅派青衣。上世纪三十年代,在艺专的除夕晚会上,父亲和著名画家李苦禅、关良合演《打渔杀家》,扮演梅派青衣肖桂英。抗日战争爆发后,逃难到乡下,父亲说,其他东西可以丢,留声机和京剧唱片不能丢!由于父亲的深刻影响,使得他从小受到京剧和书画两大国粹的艺术熏陶。

盛杰远常说,京剧和书画是中华民族国之瑰宝,有许多相通之处。如京剧与国画的虚拟性与写意性是相通的,一根马鞭代表一匹马,四个跑龙套也可以代表千军万马,开门关门都是虚拟的;青衣的水袖可以做出千姿百态的各种动作,都是大写意,国画的计白当黑也是大写意;再如京剧的脸谱,有非常丰富的色彩,是国画大可借鉴的。有一次盛杰远想画一幅彩墨荷花,结果画坏了,他沉思良久,利用原来的构图,画龙点睛似的变成了京剧《霸王别姬》中的霸王,真乃神来之笔。

1985年在黄山迎客松前写生

毅然投笔从戎戈

抗战爆发后,盛杰远全家避难在温州、丽水一带,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了,全家人又回到了杭州。盛杰远就读于杭州市立中学,并去国立艺专旁听国画课,与艺专同学有了接触。1947年浙江大学学生领袖于子山惨遭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在城工部地下党领导下,开展了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爱国学生运动,在大学生们的组织下,盛杰远与一批青少年半夜里刻钢板、画漫画,油印小报上街张贴,冒着被抓被杀的危险参加战斗,他充分运用了战斗的武器漫画的作用。

由于年纪小,盛杰远未能与表兄同去参加新四军,但心里却盼望着参加人民军队。1949年5月,终于迎来了杭州的解放,怀着满腔热情的盛杰远,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陈毅为校长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政大学,从此开始了崭新的军人生活。

华东军大毕业后,盛杰远被分配到军委总参工作。1957年,军委总部决定,需要派一部分干部去福建前线,盛杰远带着强烈的绘画欲望,主动申请到沿海的山头、海岛去,寻找艺术源泉。从福建沿海的黄歧半岛、平潭岛,南至东山岛和大瑁、玳瑁诸山和海岛,他工作生活了十三个年头。

盛杰远认为这是师法造化的极好机会,常常在黎明前登上山顶,去观看日出和云霞的变幻。在飓风来临之前,去体察风云和海涛的咆哮,观察嶙峋多姿的山石峰峦,体验山峦海岛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积累了大量的生活素材,为他以后描绘祖国山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正当他利用工作之余,潜心研究山水画的各类技法时,一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文化大革命在全国掀起。文艺界破四旧,批黑画的逆流也影响到部队。领导劝盛杰远不要再画国画了,已经画的也要烧掉,并让他去画红海洋的大量宣传画。

一颗刚刚要出芽的艺术种子,就这样被埋没。但是盛杰远并没有失去信心,常常利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人悄悄地板起门来在屋内练笔练墨,到白天又将画稿烧掉。还经常利用深入前沿部队查哨、值勤的时机,带着小本子去速写,去观山看海。有时采取白天默记,晚上回来作画的办法,仍然笔耕不辍

融雪之春 88*68cm 1993年

岩石秋瀑图 78*66cm 2012年

迎来迟到的春天

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一颗久埋在盛杰远心底的艺术种子,就像火山迸发一样,喷薄而出,他终于迎来了迟到的艺术春天。这时的他已经四十五、六岁了,他说要用只争朝夕的精神,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重新焕发艺术青春。

于是他白天画,晚上画,日以继夜,笔耕不止。他翻阅不少古今中外名家的字画,同时广交良师益友,专程去上海表姐夫程十发先生[注7]家,去杭州浙江美术学院拜访陆俨少先生[注8]向两位大师学艺,聆听大师们的教诲,画了一大批以山水为主的国画。为了广泛听取观赏者意见,他竟不顾疲劳,于1985至1987年接连在福州、南京、上海举办个人画展,博得了前辈和行家们的好评。

盛杰远先生有五件作品在第六、第七、第八屈全国美展上人选和获奖,并被吸收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成为南京军区师职专业画家。他的事迹被编人《东方之子》和《世界名人录》,并被评为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就这样,他在中国画深奥的艺术殿堂里,勇于探索,勤奋耕耘。

盛杰远的妻子出身大家闺秀,军委卫生干部学校学习毕业后在军委总参工作,因为跟随丈夫到福建,调任福州军区总医院任护士长.为了给丈夫的画拍照,她退休后钻研摄影,如今已经是福建省摄影家协会的会员。盛杰远先生多年在高山沿海奔波创作,与家人聚少离多,但是在子女心中,一直笼罩着温暖的父爱阳光。

盛杰远先生是一位既继承传统又勇于创新的老艺术家。在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具象与抽象,水墨与色彩的结合上不懈努力,艰辛跋涉,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至今的数十年裹,他画了数以千计以墨彩为主的中国画,取得可喜成果。山水画大师陆俨少评他的画能以新意擅写山水,色墨淋潍,出于想象之外,而得幽深之致,一去前人陈法,一望而知为国画者,为可贵耳。

程十发先生评他的画是:集万家之法,自成一法,变而不离其宗,见匠心之独用。著名作家郭风先生[注9]在他的画集序言中有一段极为精辟的论述从杰远先生的画集中可以看出他不仅视视野开阔,目力敏锐,而其艺术的表现也极为丰富多样他善于吸收田绘画的精华,对于油画、壁画、水粉画、艺术摄影乃至电影蒙太奇艺术的借鉴和运用都有独到之处。他所表现的山山水水或色墨淋或绚丽多彩,洁白无暇,意境深邃,置身刁的画卷中,仿佛走进了一个没有污染的净化的世界,给人以极其愉快的美的享受,引起无限的遐想,从而使自己的心灵得到升华。

然而,盛杰远并没有陶醉在已经获得成功中,虽然已进入耄耋之年,但仍然丹青不知老将至。他说我是一颗迟发的艺术种子,步入中年之后,才迎来了一个美好的春天!要更加奋发努力,去探索中华民族的无限深奥的艺术瑰宝!

从他这段话中,能够感受到盛杰远先生那颗充满活力,依然年轻的火热的艺术之心。是一个老画家,更是一个老战士,军人与艺术家的情怀让他的艺术境界独树一帜。著名书家赵冷月[注10 ]曾为盛杰远的画室题名为晚香居,愿盛杰远先生的晚年犹如梅兰竹菊节挺拔,幽香溢远

秋岩桑翠 68*68cm 1997年

山之歌之一 70*68cm 2004年

别姬

满目秋光觅隐处 68*68cm 2012年

注:

[1l:潘天寿 原浙江美术学院院毛著名国画大师。

[2]:雷圭元 原中央工艺美院院、著名工艺美术大师。

[3]:李霖灿 原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著名文物鉴赏家。

[4l:孪苦禅 原中央美院教授、著名国画大师。

[5]:关 良 原上海中国画院著名画家。

[6]:刘开渠 原中央工艺美术学琶长、著名雕塑大师。

[7]:程十发 上海中国画院院长、著名国画大师。

[8]:陆俨少 原浙江美院教授、著名国画大师。

[9]:郭 风 福建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

[10]:赵冷月 上海中国画院画师、著名书法家。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丹青不知老将至”——父亲、军人、画家盛杰

关键词:

上一篇:张大千精品200幅,美艳至极!绝版收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