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家 独立丝网版画工作室太阳成集团

作者: 艺术  发布:2019-10-30

太阳成集团 1

太阳成集团 2

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丝网版画都是艺术家在选择创作媒介时的宠儿。从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到当代艺术家草间弥生,从荷兰设计大师帕拉到涂鸦艺术家班克斯,丝网版画凭借极其百搭的领域平台,简洁快速的制作过程,被广泛运用在传统艺术、当代艺术、服装设计、平面设计、广告等诸多领域。于2009年成立于上海的IdleBeats,是中国第一家独立丝网版画工作室,由中国美术学院毕业的Nini和德国艺术家格雷戈共同创立,是中国创作+手印合一的丝网版画工作室的开创者及领军者。他们的创作领域包括唱片封面、音乐海报、装置艺术、油画、漫画及插画,作品深受世界各地艺术爱好者的喜爱,并获得多家国内外媒体的报道,多次与VANS、CASIO、UNIQLO等时尚品牌合作,长期为国内外诸多音乐节及乐队厂牌制作活动或唱片专辑的视觉传播。

2017年11月18日,MAKING/造版画及延展媒体展、CHAO 首届国际版画工作室联合展、CHAO 公共艺术项目三展同时在CHAO艺术中心开展,作为CHAO艺术中心成立一年以来的开馆展,展览现场各种艺术形式、各类风格流派交汇冲撞,激荡昂扬。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现场报道。

相同亦不同

11月18日北京三里屯CHAO艺术中心三展开幕。三个展览作为CHAO艺术中心成立一年以来的开馆展,MAKING/造集聚了11位中西方当代知名艺术家各类媒介的艺术作品,CHAO 首届国际版画工作室联合展邀请了包含CHAO在内的7家国内外顶尖版画工作室,CHAO公共艺术项目也在首展日顺势推出。

IdleBeats到目前为止,仍然保持着Nini和Gregor两个人的合作关系,在长时间的创作合作过程中,Nini和Gregor产生了很多的默契,在西方当代艺术方面,他们有很多共同的创作理念,这是他们可以保持长期创作活力与热情必要的基础。但作为一名中国艺术家,中国文化对Nini的作品正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中国传统文化对我的影响越来越多,我在做的新系列就是关于道家阴阳理念的一些有感而发。几年前西方的视觉语言更吸引我,但这两年非常明显的对中国文化越发着迷沉醉,很多早前模糊的意识找到了源头,有种被母亲Calling的感觉。当问到德国艺术家Gregor,在创作的过程中,有任何德国文化对自己的作品产生影响时,Gregor说: 我确定每个艺术家的作品都建立在过往经验和本源文化之上。小时候在德国,看过的卡通,读过的书,我受教育的方式自然而然的影响着我现在工作以及观察世界的方式。在Idlebeats的作品中,不同的故事及人物,强烈的符号及风格感,使他们的作品充满魅力,虽然两个人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但两位艺术家在理解艺术创作出发点的问题上是极其一致的。这也应了那句老话:艺术是无界的。大多数人或许会觉得丝网版画的表现方式总是过于表面,或者仅仅是为了追求更快速或更直观的画面效果,对于这点,他们有自己的看法:我们觉得有层次的,可以带来思考的作品才是有真正魅力的作品,简单的形式美感早已不能满足我们! 所以IdleBeats的很多画都有值得思考的话题,潜藏在视觉愉悦感的表象下。正因为说得不那么明确,也留给观者自行解读和重新定义的机会。经常遇到买画的人跟我们讨论他们看到的画面的故事和对我们创作意图的猜测,有时他们的眼睛给我们的作品添加更飞的解读,让我们觉得惊喜又特别开心!Nini说完,Gregor马上补充说:丝网版画是所有版画画种里最开放和时髦的一种:开放是因为丝网印刷的手法条条大路通罗马,每个丝印工作室或艺术家都有自己习惯的创作方式,而且在制作的过程中可以即兴再创作,是一种乐手在舞台上Jam的快感;时髦是因为任何平面视觉都可以用丝网表达,绘画、照片、3D模型、文字、丝网也可以印在任何的平面上,纸张、画布、木头、衣服。所以虽然只玩丝网,但越玩越发现这个媒介的神奇和潜力,越加钻研惊喜越多!

▲ 展览开幕式 左起策展人费俊、艺术家加里希尔、艺术家苏新平、艺术家陈小文、意大利2RC负责人Simona Rossi、CHAO创始人CHAO艺术中心馆长李明

大城市灵感

宏大一词源于当代艺术中的某种叙事手法,它不等同于大场面、大尺幅,它实际上是在某个至高的精神领导之下,由无数丰富的精微所组成,用来形容此次的版画展览恰如其分。

我们喜爱许多不同的艺术家,但作品受到影响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Gregor的创作灵感来源于身边的生活,Nini则更对黑色悖论美学着迷,也从阅读中得到很多启发。Nini说如果想象自己可以进入自己创作的作品及故事内容里,她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带个音响给黑白两极的世界配上最合适的声音效果,然后沉醉在二维画面三维空间和四维声音的大和谐里。以《真正的大城市》系列为例,里面的人物都是他们创造的环境的居民,在这座大城市中,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事情发生,艺术家们时而充当充满好奇心的看客,观察着每一个能够在快速的生活节奏中瞬间吸引自己的那个主角,或者干脆把自己变成自己作品中的一员,和自己幻想中的主角一起表演。所有的人物早已经在那里了,我们只是走入画面去遇见他们。 我们通过描绘他们而更加的了解这些人物,这让我们觉得特别有趣。Nini说。

▲ 左起意大利2RC负责人Simona Rossi、CHAO Managing Director William Latour在展览现场

当问到如果需要向一位陌生人讲述自己的作品,会如何表达的时候,Nini坦言自己无法用言语表达,虽然在展览时,会接触到很多很多的陌生人,但艺术家还是很难用几句话就能完全的表达出自己创作的内涵,面对面的和作品待一会就什么都明白了,还是要让作品说话。我们一直觉得,可以随心所欲的创作不被bullshit束缚就是最大的快乐,IdleBeats经过了几年的发展现在终于可以做到,这样的状态带给我们很大的愉悦,也算是我们定义里的成功吧!

▲ 展览现场左起CHAO艺术中心执行总监宁文、CHAO品牌总监Maurice Li、IEA联合创始人Joseph Scheer

2015年开始的时候他们想做一个丝网版画展览的项目,把世界各地的优秀丝网印刷工作室带来上海,和爱豆笔此的作品一起做双工作室展。11月底《双城记》在上海M50开幕了,第一期请来的是法国巴黎的先锋丝网团队FrenchFourch,我们希望把这个展览每年一次的做下去,每次邀请一家丝网工作室或艺术家来与我们合作双个展。通过并置两地工作室的作品,带来对于丝网创作的启发,和与各地最生猛的地下文化的交流。这其实不是梦想,而是我们会真正实现的事情,哈哈。Nini说。

展厅有上下两层,总共容纳了上百件与版画或是由版画延伸的作品。CHAO艺术中心的展场并非是常规的几何图形空间,它是带有的某种不规则性和迂回性连同着半封闭的物理空间,这种空间似乎有着扭曲时间与视觉的效果,尤其是连接一层与负一层空间的下沉式悬空走廊,为观者提供另一种观看角度的同时,也成为了进入秘密空间的一条通道。

非一般时代

▲负一楼展厅全景

现在是个非常棒的时代,做什么事情都能找到相应平台的支持,可以最大限度的推广自己的作品,从兴趣出发准没错。别着急开公司挣钱,试着做自己喜欢的、能打动自己的东西,一直坚持做下去,它就一定能把你带到很美好的地方。Nini对还在学校摸索自己创作道路的学生提出自己的建议。音乐是创作时必不可少的伙伴,Nini听电子音乐比较多,我最近在听各种各样30分钟到4小时的set,把情绪和音乐揉在一起颠簸,Mix对了的时候超High的。Nini说。Gregor则是有声书大王,爱听新闻、政治分析还有迷幻摇滚。他们坦言阅读是他们创作灵感的重要来源,Nini最近正在读斯蒂芬.茨威格的《人类的群星闪耀时》,而 Gregor 正在读威廉姆.吉普森的《神经漫游者》,算这次他已经看了第三遍了,除了这本之外还在看 以色列.瑞德格的 《金色黎明的神奇》 和德国哲学家马库斯.盖博瑞的 《为什么世界不存在》。

▲悬浮走廊

Nini最喜欢的电影是大象,一个讲述美国科伦拜校园枪击案的电影。片子安静清澈的娓娓道来一个极端暴力和残忍的事件,和青春的各种难以言状的痛苦,打动她很久。Gregor最喜欢的片子则是安德烈塔科夫斯基的《安德烈.博列夫》。这是一部讲述俄国画家安德烈.博列夫和他在13世纪前往莫斯科的旅行的故事,故事内容很深刻,更富有哲学性。在采访的最后,他们说:明年会继续做《双城记》第二期,我们很幸运生在这个时代、这个地方、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计划邀请柬埔寨金边的一家超酷的丝网印工作室,并在上海和金边同时做展!

展厅内部的复杂与多样为多种媒体散发的个体气质留有独立空间,展览动线随之提供了串联的可能。一层展厅展示了五位艺术家包括:大卫林奇、加里希尔、安汉密尔顿、查克克劳斯、苏新平等的十多件作品,包括版画作品也有影像、装置,是对展览主题版画及其延展媒体的集中呈现;负一楼外部开阔空间继续展示MAKING/造展览艺术家的作品,白色展墙直接成为影像作品的幕布,展墙之间的支柱与转折使作品独立存在,互不干扰,每一个不完整的空间都被作品充盈着。

▲展览现场观众观看苏新平老师作品

▲安汉密尔顿,《Clap Clap》

▲萨拉施,《记事本》

内部回字型展厅展示的是CHAO 首届国际版画工作室联合展中各个工作室的作品,廊的作用在观众走动时便凸显了出来,这是绘画展示最原始的办法,也是无尽、无限延伸的艺术意向。

▲负一楼回型展廊

▲CHAO 首届国际版画工作室联合展 展览现场

除去展厅的部分,CHAO在版画与影像两大主线上还布置了项目落地空间,设置了专业设备齐全的版画工作室和视听放映厅。版画制作坊内的石板印制机器已有七十多年的历史,是CHAO专程从德国购入,曾有数十位国内外名家用此制作自己的作品,这是CHAO为艺术家提供最好的版画创作与研究场所的决心。

▲CHAO版画工作室局部景

▲著名的德国石版印刷机器

太阳成集团,CHAO公共艺术项目的参与艺术家正是MAKING/造的策展人费俊,他呈现了《三字经》与《姿态云姿态墙》两件互动装置作为首次公共艺术项目的主角,装置分别安排在一楼展厅入口及餐厅入口之处,经过的所有人都可以与其互动,感受CHAO与艺术家的艺术理念。

▲CHAO公共艺术项目 费俊作品《姿态云姿态墙》

制造与发散的氛围弥漫在整个艺术中心之中,作为一个曾经学习版画的学生,李明馆长在艺术中心成立一年以来在不停地思索和转变,艺术空间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商业综合体内这与大多数艺术画廊、机构相比就足够吸引一部分人的眼球,但作为一个有艺术理想的人,李明希望把这种跨界在各类高水平展览的提升之下,转变为无界。这一点与同为学习版画的策展人费俊不谋而合,也同样引起了一批拥有复杂情感、能鉴别各类想法与信念的独立艺术家的共鸣。

MAKING/造

这一部分参展的11位世界顶级艺术家,每一位在当代艺术中都能单独代表一种现象,当他们集聚展览听起来是乌托邦式的狂欢,但现实却是反乌托邦的。版画在中国和西方都有存在,但追溯其源流却是两套不同系统,因为它与别的艺术形式不同,它本身就是一种媒介,艺术家与图像之间的的关系是间接性的,也就是这种间接,使它有了各种发展的可能性,不受材料和技法的制约,艺术家就更容易注重图像生成的过程。

艺术不是在闲与想的时候能够出现的,而是在不停的做时产生。

艺术家邱志杰

来自美国的艺术家加里希尔来到中国的每一次都会掀起一番波澜,他被视为视频艺术的奠基艺术家之一,获奖无数的同时也不断地运用创新的语言和科技创作作品,此次参展的多位艺术家都曾受其启发,或是在翻译整理其文章时被其的艺术来源所感染。这次展览他带来了自己的四件作品,其中《孩童游戏》中国版是在见到CHAO艺术中心后特别创作的,在这其中我们能看见他对音节、语言、图像、游戏的态度。凤凰艺术有幸在展览开幕后采访了加里希尔以更直接的面对他的思想,采访内容见后文。

▲Gary Hill,《Remarks on Color》截图

一楼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苏新平老师的两幅巨作和一段影像非常引人注目,乍看两幅作品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以铅笔在切割好的相同大小的纸上进行局部描绘最后拼接为气势宏大的大作。但仔细来看《荒原》是全铅笔描绘,而《荒原3号》则是在描绘后进行铜板雕刻印刷的。正如苏老师自己个展《被仪式化的真实》中所提到的:版画独特的工艺思维那种经过层层制版、印压而过滤出来的画面质感,本身就带着某种语言的纯粹性,对于表达空灵、玄妙、模糊的思想观念较为贴切。一幅铅笔画与一幅版画的表现差异在对比时便能脱胎而出。再看影像,他不单纯是记录绘画的过程,在当中你能看见传统绘画艺术家所做的与影像创作者完全不同的思路和能量,这不是简单的使用一种工具,而是在改变。

▲ 苏新平,《荒原》

出生于内蒙古的苏新平一直以来都具有描绘高、远、宽阔的景色的掌控力,因为他内心的宽阔也因为这类场面是他生命中的仪式之一。从在石板上绘画,到用绘画表现山石,是熟练,是了解,是对事物本质的踏实探索。这两件2017年新创作的作品,在使用颜色方面更为简练,却不减其丰富性,线条的叠加自由而有序,以至于所有在纸面上的勾勒最后都融为一体,似乎展现出了油画作品的饱和度。

▲ 苏新平,《荒原3号》

前文提到受到Gary Hill启发的人就有独立艺术家徐冰,他的作品表现出他对语言和文字的极大兴趣,影像作品《汉字的性格》此作品的立意是来自于对观远山庄所藏的赵孟頫手卷这件传世之作的观看、分析与想象。他认为中国人在出生后所学习的汉字造就了中国人的世界观和自由观,外来文化只能溶解其中而不能改变。片子虽是影像但实际上确实一篇有关于中国文字与书法的论文。

▲ 徐冰,动画,《汉字的性格》截图

▲徐冰,《移云》

上述两位艺术家的媒介与文字与语言相关,而还有些艺术家则试图扩充参观者观看的方式。以安汉密尔顿这位女性艺术家为例,作品《face to face》是将摄影机放入嘴中拍摄遇到的人与事,嘴巴代替眼睛来观看世界,受到嘴本身开合的特性的影响也因为被拍摄的事物不再是人眼睛所传达的世界。

再看另一件作品《ONEEVERYONE》,艺术家使用了一种特殊材质的膜覆在了作品之上,在观看时,若是距离非常近则图像十分清晰,而稍微产生了距离,图像就逐渐模糊,到达一定的距离后,图像便是部分绝对清晰,部分模糊了。这样的视觉效果,让观者能感受到画面中的人物近在咫尺,但又遥不可及。

▲陈小文,《一点透视》,安汉密尔顿,《Face to Face》

▲ 安汉密尔顿,《ONEEVERYONE》

▲ 安汉密尔顿,《ONEEVERYONE》现场图

《ONEEVERYONE》在作为平面图像的同时,还调动观看者的移动。这让笔者想到了康德美学中的纯粹美,它是与特定目的、用途无关的,在这里我们可以将其替换为纯粹感受,这种感受由作品引发,观众则会毫无缘由的产生情感。邱志杰的作品《世界尽头的思想》将本人一直以来追求的大视角和大概念传递给他人。

▲ 邱志杰,《世界尽头的思想》

展览作品还包括著名导演大卫林奇的版画创作,弗朗西斯培根的关于畸形形象和病态人物的经典作品,陈小文、朱加老师的最新作品等等,在此篇幅有限,不多加以描述,当然这是一场非常值得去现场仔细观看的展览。

▲弗朗西斯培根,《人体研究》与《坐着的人像》

▲ 查克克劳斯,《自画像 Self-Portrait》

▲大卫林奇,《无题》

▲陈小文,《悬浮》

受邀参展的大师级艺术家交出的作品,既回答了策展人与负责人提出的问题,也像世人们交出了艺术家在如何以自己的方式探索世界的答卷。开幕式上到场的许多在艺术界颇有成就的版画学者与研究者都称赞道: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成功的版画展览。

艺术家或显或隐的与版画发生联系,他们也许学习了不论是德国古典美学、维也纳派哲学或其它思想等等,但他们终究是将自己立在了冲突斗争之中,这其中有大变大动之美,也能展现力与力之间的冲击,这是创造者拥有的姿态。

版画工作室联合展

很多的版画空间都单纯的将版画定义为复制,这种思想导致最后他们的生存受限,这里参展的每一个版画工作室在追求的东西就不一样,观者能够看到每一张作品的特殊之处,也许数量上不是唯一,但在创造方面绝对是独一无二。

艺术家袁佐

▲CHAO 首届国际版画工作室联合展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版画是一个感性创作与理性制造的结合,它为人与作品之间创造了一个物理空间,进而促进你对新工具、新技术的追求,这种新技术既包括信息时代的产物也包含传统时代的技艺。

▲黄松,《无题》,CHAO版画工作室

▲彭金荣,《PINK》,CHAO版画工作室

▲张晓雪,《被窥见的自己》,CHAO版画工作室

▲史奎克卡恩沃思,《Memorial》,泰德版画

▲Francesco Clemente,《三道彩虹中的心灵的故事》,2RC艺术版画

CHAO以这样的信念创办了自己的版画工作室,有艺术家来参观后表示,这是他所看到的能与杜塞尔多夫、佛罗里达睥睨的最顶级的三家版画工作室。也有艺术家在CHAO艺术中心的帮助之下,产生灵感,完成了第一幅版画作品。

▲Eilis O'Connell 《MRI-Diffusion》,石板路出版社

▲Alice Maher 《The Snail Chronicles (Double Drawing)》,石板路出版社

展览中艺术家梁汉昌简单地介绍了他的作品,它以雕塑的状态展现了艺术家本人对于版画的认识: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传递,关于自然,关于人,关于有机。**

▲ 梁汉昌,《Biophony of Spring》,麻省艺术与设计学院版画工作室

▲Sanford Biggers,《The Floating World: Seven Heavens》,哥伦比亚艺术学院雷若尼曼版画研究中心

▲Cecily Brown,《Untitled II》, 哥伦比亚艺术学院雷若尼曼版画研究中心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第一家 独立丝网版画工作室太阳成集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