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的一小步

作者: 线上娱乐  发布:2019-05-02

《隐藏人物》让我们有价值!

        在那个种族隔离的年代,黑人是低等公民,他们不允许就读白人学校,很多工作是明文不招收黑人,在公交车上要主动给白人让座,很过公众场所不允许黑人入内,甚至厕所也区别白人和黑人。黑人在那个时期,被看成是懒惰,愚笨,肮脏,病菌携带者的象征,他们被视为异类,被当做怪物,所有的白人可以任意欺压,凌辱,甚至杀害他们。他们被剥夺了绝大部分公民的基本权利。

和《夹缝中》一样,也是三位女性,不同的是这是三位美国黑人女性。在近代,在美苏争霸的时代,作为黑人,她们低人一等,作为女性,她们在黑人中似乎还低人一等。最具体的表现就是,即便作为高级知识精英,她们为NASA服务,但是居然不能和其他白人女性一起分享厕所,得跑到外面的有色人种厕所如厕。

图片 1

凯萨琳·强生、桃乐斯·范恩、玛莉·杰克森,这三位杰出的黑人女性,不仅靠自己的知识和努力,赢得了白人的尊敬,赢得了黑人的尊严,更是在美国历史上赢得了的英名。

即便在这样存在严重种族隔离的环境之下,仍不乏有凯萨琳以及同样是黑人的桃乐丝范恩和玛丽杰克森三位这样杰出女性的佼佼者。她们以超乎寻常的才华和能力,在争取自己合法权利道路上披荆斩棘。

因为她们够聪明,而且绝对是“在努力”“做足准备的人”,所以当机遇来临,她们自然脱颖而出。当然,这应该是电影最重要也最基本的内容。而具体看,三位主人公具体的情况具体带给我们的启发又各有不同(分别在教育、数学、语言三个方面是典范的案例)。

图片 2

一、桃乐丝·范恩

那是一个种族压迫的年代,同时也是科技飞速发展的年代。美国和苏联正处于冷战时期,双方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军备竞赛,最大的焦点就是太空技术。苏联抢先把人送人了太空,这让美国很是恼火。他们必须加紧步伐,凯萨琳因出色的计算能力被从太空总署的从事低端工作的西侧计算组调入东侧计算组。虽然她是第一个进入东侧计算组的黑人,但是仍然被其他清一色的白人同事排挤。虽然身为黑人的她从小就已经看惯了这种异样的眼光,但来到这里,仍然是阻碍重重。

桃乐丝虽然一直顶替着主管的职位,但有名无实,就因为她的肤色。她不仅知人善用,而且高瞻远瞩(或者说有相当的危机意识)。负责西侧计算组,当她得知NASA购买了一台IBM计算机,而(这台IBM 7090资料处理系统,它有能力计算超过24,000笔的乘法,而且只要一秒)。别人想到的只是“我的天,那快得像闪电一样”“他们弄不好那个系统的”(因为NASA的相关技术人员,看着说明书,一直没有办法摆弄IBM的机器)。但是桃乐丝清楚地指出:最后还是会成功的,到时候我们必须知道怎么写程式,除非你们想丢了工作。并且为自己确定了目标:我们很快就不重要了,IBM会取代我们的工作,我们该怎么办?只有一个方法,尽量学习,让我们有价值,不论如何,按下按钮的还是人类(其实这种观念和态度,才是我们目前对应人工智能的该有的)。她马上就找资料自学,毕竟在当时来说,运作这台机器的编程语言《福传语言》也不过是薄薄一本书,但是也得有相应的知识准备和努力。为了找到最后本书,她跑到“汉普顿公立图书馆”,在白人的书架上(有色人种能够接触的是另外一些书),找到了自己要的书。并且把书偷了回来。

图片 3

这个片段,也涉及了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对子女的教育。明明是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明明是“偷”,但是她是这样对孩子进行教育的。首先,她对向自己孩子动手动脚的门卫坚定地喊:“手拿开,不要碰我儿子”。但是又非常礼貌地说了一句“希望你今天愉快”。转身还对孩子说:隔离与平等是两件事,现在的情况不代表就是对的,懂吗?你们的行为正确,就没有错,这是一定的,懂吗?也就是说,及时地让孩子明白,这种情况要接受,但是不能习惯它,不能认为它是合理的,正确的。这样孩子将来才会充满希望地努力争取平等的待遇,而不是懦弱地习惯“被隔离”“被歧视”。当孩子指出“你拿了那本书,妈妈”时,她的回答更加精彩:“儿子,我有缴税,图书馆里的一切都是用税买的,你有付钱就不叫‘拿’”。本来就是“不问自取即为盗”,她之前肯定也和孩子贯彻过这点,但是她没有玩孔乙己的强词夺理,而是用精确的社会理念来教育孩子:社会本身就是权利和义务的共同体,我和白人一样纳税,我就应该和白人一样享受图书馆的书。

她每天计算的数据,只允许被看到很少的一部分,使她工作举步维艰,向上司投诉,向有关部门反应,得到的总是一句冷冰冰的,要么就按我说的做,要么就离开。然而这些事业上的打击,可以用她非凡的才能解决,那么人最起码的需求就不能如此忽视了。

因为桃乐丝掌握了IBM计算机的语言,所以她不仅没有被淘汰,还成为了NASA首位非裔主管,太空总署公认的顶尖人才之一。也因为她懂得带领其黑人女性计算团队,教她们学习编写程序,所以她也就让大家都保住了工作,毕竟对于她们而言,工作不仅意味着生存的依赖,还有生存的价值。

图片 4

二、凯萨琳·强生

凡事都有个限度,因为东侧计算组大楼没有给黑人的厕所,凯萨琳只能每天抱着一大堆需要处理的数据资料跑回西侧计算组边上厕所边计算,然后又马不停蹄的跑回东侧计算组,每天如此。甚至在忙了一整天之后,连喝一口水也被禁止。终于在上司不明真相指责凯萨琳每天擅离职守大为光火的时候,凯萨琳爆发了。然而也正是通过这个小小的冲突,上司拆除了大楼的白人专用厕所指示牌,他宣布以后这个大楼里没有什么黑人或者白人的厕所,大家都可以用,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人与人的距离就是靠这样一步步的拉近。

凯萨琳应该说是三位黑人女性中,最出色,也最著名的一位。凯萨琳作为一名数学专家,作为NASA的历史人物(太空总署以凯萨琳计算大楼纪念她对太空旅行的突破性贡献,她在97岁时获颁总统自由奖章)。

图片 5

她的人生,首先是其数学天赋决定;其次才是其价值改变命运。所以,凯萨琳的人生不仅可以给我们启发,还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数学。

电影很巧妙的把科技的发展和黑人民运的相关事件结合到一起,人类的进步靠的不仅仅是飞机大炮,航天技术,也不是林肯总统当年颁布解放黑奴的一纸空文,它需要靠每一个人的行动,每一个人的努力,从思想上,从理念上,打破这种隔阂,使每一个人都能获得应有的平等权利。哪怕只是拆除一块白人专属厕所指示牌。

凯萨琳从小就是个数学天才,不仅6年级就跳读到8年级,而且到了学校立马就让老师和同学吓坏了。她小时候走在路上,无聊地数数,不是1,2,3……而是数着质数。她看到的世界,是一个个的几何图形,她像搜集蝴蝶标本似地,在本子上记录自己看到的各种几何图形。她跳级进入8年级第一节课就向同学们展示了如何分解方程(估计已经等同于现在中国这个阶段的学生了)。我相信这些叙述来自于人物的访谈或者传记。如果是真实的,那么就让我们理解数学天赋的某些体现,比如:对数和图形的兴趣、敏感,喜欢探索其中的“规律”,喜欢其中的“平衡”“对等”并且利用这点来寻找答案。

图片 6

凯萨琳是有准备的人,所以,当NASA东侧计算组(就是白人组)缺人时,就到西侧计算组(黑人组)找帮手。其实这只是个借口,因为不是缺人,而是没有一个能够处理“解析几何的人”。这已经让总负责人哈里逊大发雷霆了。作为临时的计算组负责人,桃乐丝立马就推荐了凯萨琳,因为她能处理任何数字运算。于是,她立马就被“飞调到核心部门”。尽管到了那里,她遭受到冷遇,不仅离有色人种厕所更远了,而且同事们不让她分享咖啡壶和杯子。更糟糕的是,虽然让她计算,让她验算,但是她接触到的是一些被涂抹掉很多的资料数据,因为她没有权限去接触这些“高级机密”。换言之,即便哈里逊要找个能算的,但是制度却让她只是个摆设。要是别人估计要么怨天尤人,要么老实当花瓶。但是不是,她通过光照,看到了被涂掉的内容,通过观察周围的数据(其他同事的计算和思路也写在黑板上,而她看得懂,不仅看懂了,还找到了大家一直在找,却没有任何发现的问题。因为再怎么复杂也只是一道应用题:我们知道发射地到轨道间的距离,知道红石火箭和水星座舱的重量,数据里有飞行速度……)。于是,很快地,在哈里逊的帮助下,她不断获得了权限的提升,能够看到一切数据,甚至直接参与重要会议。在会议上,大家讨论如何回收飞船(我们有飞行速度、发射时机,现在讨论的着陆区是巴哈马群岛,这样可以算出返航关键点了吗),其他数学家科学家,只知道理论上可以,但是很明显,他们缺乏具体的数学计算能力(换言之,或者说好听点,他们只是理论家,不是计算专家)。而凯萨琳得到机会上台演算,并且迅速精确的用数字征服了大家。

用片中凯萨琳好友玛丽杰克森为自己争取工程师职位需要就读白人学校时对法官所说的:凡事都有先例,法官大人您是最早加入海军的家族成员,是最早念大学的家族成员,是最早连任的州法官,在艾伦薛帕坐在火箭上之前,没有美国人曾经到过太空,现在,他将被世人铭记,这个出身新罕布夏州的美国海军,是第一个进入星空的人。维吉尼亚州从来都没有黑人进入过白人学校读书,我要成为太空总署的工程师,但没有修白人学校的课程,我就做不到这件事,我不能改变我的肤色,所以我不得不成为这个先例,没有您,我无法成功。法官大人,您今天将听到各种案例,一百年后,哪个案子是最重要的,哪个案子能让您首开先例呢。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个人的一小步

关键词:

上一篇:"自由 太阳成集团游行 领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