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洒肩头

作者: 线上娱乐  发布:2019-04-21

  安迪由这件事获得的最大好处并不在于从此不敢有人对他的屁眼有时么浪漫的想法,最关键的他确定了在监狱植物可以横行的丛林法则其实在铁窗之内更为流畅:阿瑞的尊重在于他等于一个便利店,尊重的程度也止于一个便利店,而他则是一个银行,一个税务所,虽然同时还是一个擦鞋童。他的微笑在于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有一面墙作为依靠了,或者说有了一个可以安心挖洞的地方。这个剧大的刺激告诉咱们如果有了三两三,非但可以上梁山,还有可能最后进得了八宝山。对于众多觉得自己有各种歪门邪道的人而言,毕竟这也是个盼头。

不知道给安迪冠以天才之名,是否公正。因为在内心深处,始终觉得安迪,只是一个很少有人读懂的普通人,瑞德用了二十年的朝夕相处摸透了他的性格,却低估了他的沉默!那个差点被海利推下楼顶的安迪,那个被三姐妹鸡奸的安迪,那个让政府拨特款修缮图书馆捐图书杂志的安迪。瑞德说那个为狱友搞到啤酒的人:是想重温自由,哪怕只有一刹那!阳光洒在他们刚修缮的屋顶,安迪肚子靠在这群狱友对面的墙角,奇异的笑着,奇异的笑着。我不太明白安迪的笑,但我揣测着:那是尊严的找回,那是对鲨堡外阳光欣喜的拥抱!

  18.上帝的惩罚马上到临

影片反复出现过一个词“体制”,老布在酒店自杀,瑞德也融不进社会,他们只适合在监狱,社会抛弃了他们,影片以监狱映射体制,瑞德说监狱是一个起先你恨它,然后适应它,最后离不开它的怪地方。也许社会也便是如此吧,只不过没有第一步恨它,因为这是思想家才有的东西,只有思想才可以突破有人创造的逻辑。也许每一个思想家都是反社会的,卫道士除外,因为思想的本质是不安。

  人什么时候是最强大的?我的答案就是噩运临头的时候,小到失恋,大到绝症,每一次失败,每一次一无所有倾家荡产的时候人是最强大的,所谓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我们失去的只有锁链(某些喜欢用锁链玩游戏的朋友不在其列)。真真是到已经到了悬崖边上自然是最软弱的时刻,都掉下去了还能怎么样呢?
  安迪想杀人的动机绝对是旺烈的,包括检查手枪和勘查地形,从法庭上的表现他并非困惑于为什么判他罪,而是觉得女人出去滚,他替天行道这还有错吗?他一定不知道哪怕是武松剐了西门庆都要发配十字坡的。当律师和法官咆哮着要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时候,他表现的非常漠然,显然没有人认为他吓傻了,而是觉得那咱就把牢底坐穿。
  这里有个问题是安迪的确没有杀人,但就杀人的动机而且是非常充分的,他为什么不去找居委会大妈而决定自己干呢?那个时候的安迪习惯于自己用办法解决问题:逃税,洗钱,在钢筋丛林里弱肉强食,于是他有一种万物皆在我手的自信,不过这一刻他载了,他只不过被一个流窜犯抢了先,他其实比那个流窜犯更懂得谋杀。

  我不要救赎,只要刺激,只要在凝滞的生命之河里有一点浪花,浪花是多么冰凉惬意的存在。

狱中的时光绝望与欣喜同行,影片开头便展现了鲨堡的黑暗,胖子被打死,安迪被鸡奸,似乎一切不如意都在鲨堡出现了,就像漆黑的夜不吝啬闪亮的星,生活在给人重击的时候总留下那么一丝希望。鲨堡也是这样,似乎一切不幸找上门来的时候,又给你一点希望。安迪获得了一点肯定,在狱中开始有地位——这是他为典狱长洗钱的交换,他建立了鲨堡图书馆,帮助狱友考取同等文凭,可当一切都顺风顺水的时候,一个囚犯的到来打破了着平静。汤米——惯犯,13岁起以监狱为家,他的偶然出现让无罪的安迪看到了翻案的可能。可这触碰了典狱长,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免薪酬的劳工,他需要的是一个守得住秘密的奴隶。安迪重新翻案的可能性似乎扭了他的意。正如他在囚犯们刚进鲨堡时说的,:把信仰交给上帝,把贱命交给他!他关了安迪两个月的禁闭,把汤米引向狱外伪造汤米逃狱而射杀——只因汤米愿意在法官及评审团面前宣誓,并手按圣经在上主跟前起誓,绝不迟疑为安迪作证。在关禁闭被释放后不久,安迪出逃了,爬出了他凿了二十年的洞,在下水道的恶臭中匍匐了五座橄榄球的宽度,在那个暴雨的夜,安迪挣脱了鲨堡的束缚,奔向了自由的天空,在那个狂暴的夜,安迪展开双臂拥抱天空的时候,从未感觉歇斯底里竟如此快意!当安迪爬出鲨堡一个从未出现的人史蒂文斯(安迪为典狱长洗钱捏造的人)出现在了银行,他领走了典狱长的黑钱并把鲨堡的罪行公之于众,海利被拘押,典狱长自杀。然后安迪如愿的到了那个没有回忆可以度此余生的温暖地,买条破船,修整一新,载客出海,包船海钓……

  监狱长开始也是凶神恶煞一般,但最后饮枪自尽。

影片中有很多令人影响深刻的细节,安迪说人要忙着两件事,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老布是忙着死的那个,瑞德选择忙着活,他违反假释出城以一个自由人的身份奔向边界,那横梁上还刻写的字“Brooks was here”“Sowas red”的主人选择了不同的路。还有被老鸟们下意识的取乐方式吓哭的胖子,谁会料到因为自己的行为,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胖子会因此送命?我看过一些观后感吧,不知道算不算的上影评,是信念可以支撑一切,在我看来安迪不过是在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普通到人们无法坚持,竟以为是信念在支撑,人们总喜欢对创造奇迹的人强加揣测,在电影里我不介意把它当做信念,在现实生活中我很愿意把它当做选择。

  2.喝醉酒的那种肆无忌惮
  3.藐视法庭

  说起人生体验,我自然没有做过牢,自然也就没有越狱,自然没有被鸡奸过,自然也不是由此喜欢上莫扎特的,我甚至自然到从来不喝啤酒也就没有戒酒,关于婚姻就不打比方了,否则老婆自然不会给我好果子吃:)但我实在感觉自己有一种被禁锢的感觉的,但至于是否已经自由了,是否民主了,我觉得是没有的。我觉得我依旧还是停留在被禁锢的阶段,还是在忙着死。(顺便说我非常喜欢大话西游,就是因为他爱她,结果又无法在一起)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我没有从编剧的角度觉得好,那么我的实实在在的体验是什么呢?

单薄压上时间就会厚重,以时间为赌注的人,不是天才就是疯子,鲨堡里的囚犯也许都曾经疯过,而安迪列外,他无罪!有人说天才们的性格迥异行为方式各不相同,但他们往往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沉默。安迪无疑是沉默的,他深爱的妻子说他是一本合上的书,安迪说他只是不善于表达。善于表达的多了去了,能珍惜的有几个,社交场上的人们只是为了各取所需。人改不了喜欢听好听的天性,男人,女人似乎都不列外,可似乎女性的不理智来的更加汹涌。

  5.建立图书馆
  8.国际象棋
  10.音乐会:鲨堡的所有人,包括牢里的看守和狱医

  如果说救赎煽情的部分开始于安迪被鸡奸,那么更煽情的部分应该就是安迪扬眉吐气的部分了。据说电影的原则是让主角倒霉,最多最后才给他翻牌,如果一路都顺风顺水的基本会遭到抵制,实际上哪怕最后翻牌观众也会不买账,基本上煽情的一刻都出在这里,我们会理直气壮地撇嘴:怎么这么煽情,一点都不专业。可见专业就是如何比较表面温和但实际上不能给主角任何活路,美好的愿望可以给,但是用来碾碎的。乡间土俗说看邻居家烧大火最好看,大抵如此。

  我们掩耳盗铃般拒绝獠牙,该更张扬一点,左右是在看电影:)

  如果说报税是服务大众,那么国际象棋,图书馆,费加罗就必须让大众服务自己。用貌似合法的方式令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这是所有人的梦想,包括囚犯。上有德政,下面的人可以因此哼上小调,安迪把自己的王国夯了一个很牢的地基,直到监狱长告诉他不过是个幻象。不过在这之前,安迪依旧想把牢房外面的一套拿到里面了,如果可以,那么似乎他和在外面没有什么不同。

  汤米这种小滑头的悲哀在于没有伤疤直接变成尸体。提示在于,如果你不给自己找到伤疤,你也许会很快直接变成尸体。

  看过很多日本小说,监狱最不人道的是完全杜绝了性生活(鸡奸和同性恋该只能算小食),安迪在这方面似乎是免疫的,这样一个禁欲的外表有些讨巧。一般而言,出了牢房怎么会就奔海边呢,除非那有土风女郎,安迪似乎完全把力气和船耗上了,这样清心寡欲的一个主张首先是反社会(上面提到了),下面其实是讨好社会:别看你小子逍遥法外,第一没有红烧肉,第二没有红裙子,喝海水去吧。

  15.没有回忆
太阳成集团,  16.巧克力还是大便
  17.裸奔和新皮鞋
  20.一页扁舟

  这部分的意淫最厉害,黑狱片从来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恶有恶报的像善良的老奶奶编的故事,喜欢这个的朋友都离棒棒糖年代不远。

  失而复得是不存在的,不是几乎不存在,是不存在,只存在你发现新的东西,这个东西是否能够继续为你所有,还是未知的。

  说这个之前我要说的是我没有想过这个和体制有什么关系,我觉得其实安迪是体制的受益者,或者说从体制上受益的多于失去的。他逃出的不是鲨堡,而是那辆他玩弄手枪的汽车(那只手花絮里说不是他自己的),或者说他逃出的是以前的那种生活方式。他是的确有罪的,并不在于他杀人,而在于他谋杀自己,最后他在没有回忆的海边的时候,他是作为自己活着的,这就是救赎。

  在阳台上讨啤酒的时候,安迪曾经说了一个令警察捧腹大笑的词:同僚。其实对于本来准备在里面过一辈子的安迪而言,这些牛头马面和当年高级会所锃亮办公室里的同僚其实更为重要,那里的丛林法则在这里依旧通行,不同的前者可以跳槽,后者只能获得被殴打,辱骂,也许别的什么。对他们的刻画与其说描画出立体鲨堡的可怕,不如说是一种折射,我们周围有这样的同僚吗,或者就是我们自己?

  希望是好的,回忆是好的,哪怕曾经那么让我们如坠梦魇。

  其实我第一次看这个电影的时候还是在电脑上看的rm,是一个电脑盘里刻的好几个电影的之一,当时觉得这个电影也许喜欢的人不会多,想不到后来到处都看见说好的,当时的第一感觉是非常沮丧,我常常是以思路古怪自诩的,想不到这么泯然众人非常奇怪,就像曾经突然一下子冒出很多人声嘶力竭的纪念邱岳峰,我想,你们不是喜欢童自荣来的吗?这样说的主要目的自然是为了说明我不是因为有很多人号称喜欢我也忙不迭地号称喜欢,实际上我很有跟着很多人号称自己不喜欢的感觉,但总觉得到了龙门边上了,就是翻不过去那道坎。说来说去要说出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只要确立了这点,那么就可以安之若素,毕竟我现在扪心自问,一个好感不足以描摹我对这个电影的感动,震撼吧,都煽情了,动用这个词比较够劲一点。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阳光洒肩头

关键词:

上一篇:摆脱体制,解放自由太阳成集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