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盗梦空间才知道自己早已经迷失了

作者: 线上娱乐  发布:2019-11-02

  我喜欢模仿。模仿一个人,模仿一种笔体,模仿一种声音或一种姿态。但惟妙惟肖并非模仿的目的——借助模仿他人,重现他人,你可以隐藏自我。你可以把自己打扮成另一个人的模样,使用另一种声音,用陌生的笔体写字或者做出不属于你的动作。在这些刻意的隐瞒背后,是一个真实的你;而你展露给他人的则只是一个集合体——一个由你捏造出来的不存在的人物。Tom、Jack或是Max。随便是谁。只有你知道他们并不存在。你会在这些虚构的形象背后窃笑,因为自己没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而沾沾自喜。抹消自我。

    真实的世界?那一个才是真实的世界?Do you know the real world?这两部电影里,都存在对真实世界和虚构世界的反诘。每一个喜欢思考的人,想必在此时都会设身处地的对于自己生活的世界,进行一番同样的思考。

  没有痕迹,没有踪迹。你在诸多城市与街道间来去自如,但不知所踪。

    再看Inception和Matrix,有一个问题我想应该要解决,那就是怎样去辨别真实的世界和虚构的世界?这二者究竟有什么不同?我认为其间最大的不同,在于是否有新的信息存在。

  没有人可以抓到你,没有人可以知道关于你的一切。对于所有认识你的人来说,你是个无法解开的谜;甚至他们不知道你为他们设了一道无解的谜题,在他们察觉的同时,你早已逃之夭夭、踪影全无。就像一场游戏。看着那些人满脸惊愕、无限恼怒,你一笑置之。

    首先我们来看看虚构的世界。虚构的世界,无论构造的多么精巧、复杂,终究是一个故事(story)。它有太多的模仿,模仿的来源是过去的所摄取的信息;而它的变化,也逃不出过去留存的信息,无外乎是重新的组合。在Matrix中,21xx年的世界被投射到了1999年,经过无数次改良的母体,穷尽了一切回忆,保留了1999年的大部分记忆片段,这才让99%的人置身于一个虚构的世界里,——但是仍有1%的人对其表示怀疑,并希望能够颠覆其存在。在Inception中,造梦师在构筑梦境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要借用自己在现实生活中使用过的道具,如路灯、花瓶之类,并且要对目标进行细致的了解,这样才不能让目标产生怀疑。无论是潜意识的防御者,还是梦境中出现的火车、汽车,这一切只是对现实中记忆的信息进行重新的编排组合,在这一过程中,不产生新的信息,没有新的信息源。

  但这些不过是你的狂热的构想。

    然后我们来看看现实的世界。现实的世界中,路上的行人所传递的,是不同的信息,是多元的信息。他们的目标不是造梦师,而是与他们相关的人或物。以我们为例,每天我们看到的人、看到的物,所折射的信息与昨日都不同。人或许变得老了、年轻了,或许高了、矮了,这一切无法预知;物或许变得新了、旧了,或许变形了、变质了,这一切同样无法预知。我们所看到的,其实是一条条不同的信息在脑海中浮现、交叉,这些信息的特点在于,他们本身是全新的、他们的交错也是全新的,从来源到变迁的路径,这一切没有任何既定、设定的路径。

  你仍然有某个身份,有姓名、有号码,有把柄可抓,会被堵在小巷里。

    从对虚构世界的构造水平上来看,Inception比11年前的Matrix高出了不少。不同的目标,不同的梦境,并且不止一层、不同场景,这样的意境已经超过了Matrix所承载的一层(或者说两层)世界。看过Matrix,我们会思考社会的运行、制度如何对个体行为产生束缚和指导,并实实在在作用在每个人的身上;看过Inception,我们能想到什么?我认为我们能想到的更多。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究竟是生活在梦境中还是现实中?按照我在上面分析的,对于信息量新旧的判断,可以作为一种评判的标准,但是如果这种评判标准本身就在梦境中诞生的呢?以上的分析,将一切都不复存在。我们所设定的一切标准、定律、准则,其基础是假设我们所生存的是一个真实世界,一旦失去这个假设,我们的一切标准都要被颠覆。这是这部电影第一个让人赞叹的部分。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希望生活在梦境中还是现实中?哪一个是我们所倾向的选择?在Inception中,有一部分人已经把梦境当成了他们的现实,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一旦我们看到了梦境的美好,那种控制欲、想象和负罪感,将会诱惑我们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并不愿意自拔。第三个问题是,当我们厌倦了梦境,我们如何才能回头?如果进入“潜意识边缘”,5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们要困在梦境构筑的世界中,我们会如何选择?这个问题与“我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一样,让人困惑、迷茫以及无助。

  你不可能过上那种透明的生活。任何一个新的开始,都将会走向结束。

    看了两遍Inception,终于从电影身上感受到了两种不同的感受。写下了两篇自己认为不同的影评。无论如何,有这样的作品,我已经心满意足。

  不管你去到哪个地方,选择重新开始,时间飞快地流过,最终你还是会湮没于毫无伪装可言的现实生活里。毕竟生活不是舞台。而你也不是个忠于职守的演员——面具戴得久了,就会变成你自己。然后,总有一天你会感到疲倦。感到无休止的伪装不过是自我折磨。

  那时你已经无法再找回自我。你模仿得太多,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样。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线上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看了盗梦空间才知道自己早已经迷失了

关键词:

上一篇:我把前面10部都看完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