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美国搞科研犹如鱼得水太阳成集团

作者: 教育  发布:2019-05-13

  留在美国搞科研犹如鱼得水

太阳成集团 11981年夏,张育曼在美国首都华盛顿

  目前在戴维斯加大当敎授、同时在美国农业部做研究员的潘忠礼说,他属于“间接留学生”。

张育曼教授是核反应堆工程和核安全专家,196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他用很长时间恳切地谢绝采访。记者最后说,访问您,是为了记录一个群体的足迹,回顾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赴美访问学者的经历,也是为了探讨不同时期留学生的历史作用。他这才答应接受采访。

  潘敎授回忆说,他太太张瑞红是1988年2月留学到美国的,他随后不久也来到美国。

他的父亲于1935年考取“庚款”赴英国留学,到曼彻斯特大学学习纺织专业,两年后第二个儿子出生,名育曼。“二战”初期父亲学成之时,带着襁褓中的张育曼回到抗战中的祖国。

  谈到当时为什么留到美国,而没有回国时,潘敎授说,他们在留学期间没有留下来工作的打算,等到毕业后,从专业发展角度看,感觉当时美国的科研条件和环境好一些,并且因为学习成绩很优异,也很容易找到了对口的研究工作,所以就自然而然地留了下来了。潘敎授说:“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因为这边给的工资高,所以我们就留下来。其实不完全是这样。因为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的科研环境和条件与美国比、与中国现在比都差很多,当时很大一批留学生都产生了留下来工作的想法。记得当时我们的一位大学校长这样说,回来当然很好,会很受欢迎;但是,不回来的也并不意味着不能给中国做贡献。对这个观点我很认同,我感觉,回国和留下来,只是做的事情不太一样而已,留在国外工作的留学生,通过自己特殊的背景,能够在两国技术交流上做很多有益的工作。”

太阳成集团,1954年张育曼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附中,考入清华大学电机系,一年后转入工程物理系,1960年从核反应堆工程专业毕业,留校任教,同时参与科研。

  在美国工作十几年来,潘敎授夫妻做出很多有目共睹的科研成绩,双双获得过很多联邦至地方的奖项,特别是潘敎授因为研究食物保鲜技术突破性成果而获得今年靑年科学家总统奖的提名。有关方面透露,这个每年只奖给美国一名科学家的奖项,最有希望被潘敎授所得。

结束了“文革”岁月的蹉跎,刚刚担任工程物理系核反应堆工程教研室主任的张育曼通过校内考试和全国外语统考,获派赴美学习。清华大学派出的9人半数是专业教研组主任或副主任,都十分珍惜这意想不到的学习机遇。

  十几年来,潘敎授夫妻也参与了很多和中国的科技学术交流活动,每年他们都要多次出差到中国,或者应中国科学院、中国农科院邀请,或者应担任客座敎授的大学邀请。交流内容包括很多两国政府的合作项目,从两国农亚发展的宏观前景、需求和挑战到具体的技术,都是有益双方的。目前潘敎授和夫人还是中国长江学者计划的海外评审员。他们所担任的交流角色都是义务性的,没有报酬。

张育曼回忆:“刚到美国,首先接触的是发达的‘物质文明’,髙速公路、地铁、超市、汉堡包……我们纷纷议论,都期盼祖国繁荣富强,同样拥有。”

张育曼来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核工系学习,为国为民族争气争光的心理压力是很大的。不到一年,他自选题目和方法,独立完成的论文被美国核行业一级杂志刊登。此后应邀到伊利诺依大学(香槟—欧巴拉分校),从事先进格林函数节块法的研究。他的研究成果后来为国内主要几家核电设计院采用过。

出国前,清华大学校领导何东昌教授曾对他和张楚汉讲:“你们学工的去美国进修,应争取到公司里参与一些工程实践。”经张育曼努力争取,得到华裔教授汪志馨推荐,教育部批准,他延期回国,来到有4个压水反应堆的佛罗里达电力公司核分析部门从事研究。不到半年,他独立完成了该公司一台压水堆核电站(18个月)换料改进的概念设计,可大大降低运行费用。公司审核3次,接受了他的概念设计,其后几年公司做了大量工作并成功地实施了这一改进。1985年他为此收到公司原副总裁的感谢信。

在美国实地考察和学习,张育曼深感我国核工程领域的技术水平及敎育水平和美国有很大差距。伯克利分校有几位国际知名的华裔科学家,如陈省身、田长霖、李远哲和沈元穰教授等。李远哲和沈元穰白天忙于繁重的讲课和科研组织,晚12时到凌晨2时经常进入实验室检查和指导博士生。他们治学严谨、献身科研的精神给张育曼留下深刻印象。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在美国搞科研犹如鱼得水太阳成集团

关键词:

上一篇:对突破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瓶颈的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