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耕碧海 牧渔未来——山东加快建设海洋牧场打

作者: 回馈社会  发布:2019-08-28

新华社济南11月22日电 题:深耕碧海 牧渔未来——山东加快建设海洋牧场打造“海上粮仓”

我国已建成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42个、海洋牧场233个,用海面积超过852.6平方公里——

新华社记者邵琨、张旭东

耕海牧渔 唱响蓝色“牧歌”

从取到予,从“猎捕”向“农牧”,从粗放到精细……近年来,山东加快海洋牧场建设步伐,蔚蓝的齐鲁海洋正变成“海上粮仓”,成为山东经济新动能和海洋新产业的重要驱动力。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常 理

耕海:从“猎捕”向“农牧”

图片 1

“这些年,生态环境好了,海产品产量高了,一些多年不见的鱼又回来了。”山东胶州渔民马希庆说。

人工鱼礁投放。

山东海洋资源得天独厚,毗邻海域面积15.9万平方公里。20世纪60年代,山东先后掀起以海带、对虾、扇贝等为重点的海水养殖浪潮。然而,由于大面积近海养殖和过度捕捞,一些野生海洋生物大量减少,甚至难觅踪影。近海渔业资源衰退,生物多样性下降,海域呈荒漠化。

图片 2

20世纪80年代,科研机构在青岛和烟台开展人工鱼礁试验,拉开山东海洋牧场建设序幕。2005年,山东在全国率先启动渔业资源修复行动计划,实施以人工鱼礁为主的海洋牧场建设。

大型多功能海洋牧场平台。

在莱州湾,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与企业合作建设海洋牧场,投放海珍礁6万空立方米、牡蛎壳海珍礁2万余吨。牧场不仅形成了稳定生态系统,还具有物种扩繁、资源修复、生态环境监测评价和预警报等功能。

随着海洋渔业迅猛发展,海洋资源承受巨大压力。在我国,局部水域环境恶化、海产品品质下降、养殖病害严重的问题日趋严重,传统的海水养殖、捕捞已难以为继。转变渔业发展方式,发展海洋牧场,不仅可以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海产品的需求,更是恢复渔业资源、改善海洋生态环境的有效途径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林承刚说:“我们投放了大量人工鱼礁,鱼礁利于牡蛎附着,牡蛎吃浮游生物及水体中悬浮颗粒,能起到净化水质作用。增殖放流的脉红螺以牡蛎为食,将牡蛎数量控制在合理范围内。牡蛎和脉红螺的排泄物又能为底层的海参等沉积食性生物提供饵料,形成了稳定生态系统。”

浩瀚的海洋是生命的摇篮,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千百年来,人类耕海牧渔,与海洋生物和谐相处。

2005年以来,山东扶持建设省级海洋牧场项目138个,建设面积6645公顷,带动建设人工鱼礁1.95万公顷。据观测,山东沿海礁区三年内生物量增长6.7倍,基础生产能力提升20.4%,生物多样性指数提升60.5%,昔日荒漠化海底得到明显改善。

然而这种平衡却在近几十年间被悄然打破。随着人类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对优质蛋白的需求日益旺盛,以海水养殖、海洋捕捞为重点的海洋渔业迅猛发展,对海洋资源造成了巨大破坏。

2014年以来,山东启动实施“海上粮仓”战略,以现代信息技术和工程装备为支撑,建设生态型海洋牧场,实现从“猎捕型”向“农牧型”转变,海洋牧场建设步入“快车道”。

在此背景下,转变渔业发展方式,换一种方式耕海牧渔已迫在眉睫。

今年春节前后,首批国产三文鱼将有望与消费者见面。

实现海洋农牧化

我国无寒带海域,从渤海至南海,夏季海水温度太高导致鲑鳟鱼等冷水鱼类无法存活。在山东日照以东130海里处,有一处黄海冷水团,面积13万平方公里,5000亿立方米,水质优良,恰能解决此问题。

海洋农牧化,使人类可以像经营牧场和管理牛羊一样经营海洋和管理水生生物。建设海洋牧场是一项复杂和系统的工程,其中,投放人工鱼礁是基本手段

冷水团开发是养殖人多年梦想,由于缺乏装备而一直未能实现。今年7月,“深蓝1号”网箱启用,将养殖“战线”向外推进了130海里,打破了传统养殖业“望洋兴叹”的困局。

所谓海洋牧场,形象地说,就是海洋农牧化,使人类可以像经营牧场和管理牛羊一样经营海洋和管理水生生物,从而实现海洋渔业资源利用与生态环境修复兼顾,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

高温季节,可将“深蓝1号”网箱下沉至冷水团,或将冷水团的水抽上来,保证鲑鳟鱼越夏。“黄海冷水团仅在海面下20至30米,这使利用这个区域开展鲑鳟鱼养殖的难度和成本大大降低。”中国海洋大学原副校长、教授董双林说,“鲑鳟鱼品质和价值高,在这里探索离岸养殖的经济效益显着。”

建设海洋牧场是一项复杂和系统的工程,包括苗种繁育、初级生产力提升、生态修复、全过程管理等一系列步骤。其中,投放人工鱼礁是基本手段。

圆柱状的“深蓝1号”,高35米,周长180米,可容纳养殖水体5万立方米,一次可养育三文鱼30万条。它依据水温控制渔场升降,潜水深度在4米至50米,保证鱼群生活在适宜温度层。

在日照市万泽丰海洋牧场港口,一个个大型集装箱整齐地摆放在岸边,每个集装箱的四周都被开了不少“天窗”。

日照市万泽丰渔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目前,“深蓝1号”网箱内的三文鱼已度过一年中养殖条件最艰难的夏季,生长状态良好。预计明年年初,成熟的三文鱼就将收获。

“这些可不是普通的集装箱,它们都是改造好的人工礁体。”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礁体沉入深海,相当于给鱼类盖了一间牢固的房子,吸引鱼群在礁体内活动栖息。

除了“深蓝1号”,山东还建设了35座多功能海洋牧场平台,成为离岸海洋牧场发展的“空间站”。

青岛市鲁海丰海洋牧场在2007年以前还是家普通的渔场,由于海洋生物资源严重匮乏,早已无鱼可捕。“当时渔民在海边卖海货,都是一些小鱼小虾。来垂钓的游客基本上也钓不到什么东西,生意特别惨淡。”青岛鲁海丰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汪显刚回忆说。

在距离日照岚山6公里海域,有一座能抗15级台风的“岛”,这是国家级海洋牧场大型游钓平台“阳光1号”。它采用洋流发电、自带污水处理设施,集海洋牧场智能管护、休闲渔业观光旅游、海上垂钓、科研等功能于一体。

而纵观山东全省,鲁海丰的遭遇并非个案,相反还十分普遍。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山东启动了渔业资源修复行动计划,开始大规模建设海洋牧场。

离岸海洋牧场大型平台等装备的使用,使山东海水养殖从近海走向远海,从浅滩走向蔚蓝,“海上粮仓”正在形成。

伴随着政策的东风,鲁海丰开始将发展重点转向海洋牧场,陆续在石岭子礁海域投放了人工鱼礁30余万空立方米,沉船100余艘,建造200余公顷人工鱼礁区,自然放养海参、鲍鱼等海珍品。同时,建设智能型深水抗风浪网箱180余个,养殖鲈鱼、三文鱼、黑鲪等名贵鱼种。

在山东,海洋牧场建设直接带动水产苗种培育、水产品精深加工、渔业装备制造、渔业休闲旅游等产业快速发展,促进海洋三产融合发展,山东海洋渔业正由粗放型向精致型迈进。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封闭养护之后,2014年,鲁海丰海洋牧场正式对外开放,海域内的渔业资源得到了极大的丰富。“有经验的钓友一个小时能钓几十斤甚至上百斤鱼。”汪显刚说。

今年国庆节期间,游客走进山东各地海洋牧场,在海洋牧场平台远眺大海,垂钓,近距离观看火红的海鞘、鲜活的扇贝、肥厚的海带等海产品,走进海洋牧场展示厅、监控室、实验室和体验馆,亲密接触海洋。晚上,住在海草房民宿,体验海岛渔村的宁静祥和。

在荣成市,经过几年人工鱼礁的建设,礁体和礁区海底已有大叶藻、海带、裙带菜等海藻大量繁殖,形成了新的生态系统,近岸礁体的藻类覆盖率达到90%以上。

得益于海洋牧场建设,山东水产品精深加工快速发展,仅海带就延伸至海洋功能食品、海洋药物、海洋保健品、海洋化妆品、海洋新材料、海藻肥等6大产业。2017年,山东海洋牧场综合经济收入达2100亿元,居全国首位。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我国已建设人工鱼礁6094万空立方米,主要分布在我国的重要海湾、岛屿等近岸海域,有效地保护了这些海域的生物多样性。

本文由太阳成集团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深耕碧海 牧渔未来——山东加快建设海洋牧场打

关键词:

上一篇:河北省加快建设北戴河生命健康
下一篇:没有了